(毌丘儉) 毌丘儉字仲恭, 河東 聞喜人也.
(毌丘儉)
毌丘儉仲恭, 河東聞喜人也. 父, 黃初中爲武威太守, 伐叛柔服, 開通右, 名次金城太守蘇則. 討賊張進及討叛胡有功, 封高陽鄕侯. 魏名臣奏雍州刺史張旣表曰:「右遐遠, 喪亂彌久, 武威當諸郡路道喉轄之要, 加民夷雜處, 數有兵難. 領太守毌丘興到官, 內撫吏民, 外懷·胡, 卒使柔附, 爲官效用. 黃華·張進初圖逆亂, 扇動左右, 志氣忠烈, 臨難不顧, 爲將校民夷陳說禍福, 言則涕泣. 于時男女萬口, 咸懷感激, 形毁髮亂, 誓心致命. 尋率精兵踧脅張掖, 濟拔領太守杜通·西海太守張睦. 張掖番和·驪靬二縣吏民及郡雜胡棄惡詣, 皆安卹, 使盡力田. 每所歷, 盡竭心力, 誠國之良吏. 殿下卽位, 留心萬機, 苟有毫毛之善, 必有賞錄, 臣伏緣聖旨, 指陳其事.」入爲將作大匠. 襲父爵, 爲平原侯文學. 明帝卽位, 爲尙書郞, 遷羽林監. 以東宮之舊, 甚見親待. 出爲洛陽典農. 時取農民以治宮室, 上疏曰:「臣愚以爲天下所急除者二賊, 所急務者衣食. 誠使二賊不滅, 士民飢凍, 雖崇美宮室, 猶無益也.」遷荊州刺史.
靑龍中, 帝圖討遼東, 以有幹策, 徙爲幽州刺史, 加度將軍, 使持節, 護烏丸校尉. 率幽州諸軍至襄平, 屯遼隧. 右北平烏丸單于寇婁敦·遼西烏丸都督率衆王護留等, 昔隨袁尙遼東者, 率衆五千餘人降. 寇婁敦遣弟阿羅槃等詣闕朝貢, 封其渠率二十餘人爲侯·王, 賜輿馬繒綵各有差. 公孫淵逆與戰, 不利, 引還. 明年, 帝遣太尉司馬宣王統中軍及儉等衆數萬討, 定遼東. 以功進封安邑侯, 食邑三千九百戶.
正始中, 高句驪數侵叛, 督諸軍步騎萬人出玄菟, 從諸道討之. 句驪王宮將步騎二萬人, 進軍沸流水上, 大戰梁口, 梁音渴.連破走. 遂束馬縣車, 以登丸都, 屠句驪所都, 斬獲首虜以千數. 句驪沛者名得來, 數諫, 松之東夷傳, 沛者, 句驪國之官名.不從其言. 得來歎曰:「立見此地將生蓬蒿.」遂不食而死, 擧國賢之. 令諸軍不壞其墓, 不伐其樹, 得其妻子, 皆放遣之. 單將妻子逃竄. 引軍還. 六年, 復征之, 遂奔買溝. 玄菟太守王頎追之, 世語曰: 孔碩, 東萊人, 永嘉中大賊王彌, 之孫.沃沮千有餘里, 至肅愼氏南界, 刻石紀功, 刊丸都之山, 銘不耐之城. 諸所誅納八千餘口, 論功受賞, 侯者百餘人. 穿山漑灌, 民賴其利.
遷左將軍, 假節監豫州諸軍事, 領豫州刺史, 轉爲鎭南將軍. 諸葛誕戰于東關, 不利, 乃令·對換. 爲鎭南, 都督豫州. 爲鎭東, 都督揚州. 太傅諸葛恪圍合肥 新城, 文欽禦之, 太尉司馬孚督中軍東解圍, 退還.
初, 夏侯玄·李豐等厚善. 揚州刺史前將軍文欽, 曹爽之邑人也, 驍果麤猛, 數有戰功, 好增虜獲, 以徼寵賞, 多不見許, 怨恨日甚. 以計厚待, 情好歡洽. 亦感戴, 投心無貳. 正元二年正月, 有彗星數十丈, 西北竟天, 起于·之分. ·喜, 以爲己祥. 遂矯太后詔, 罪狀大將軍司馬景王, 移諸郡國, 擧兵反. 迫脅淮南將守諸別屯者, 及吏民大小, 皆入壽春城, 爲壇於城西, 歃血稱兵爲盟, 分老弱守城, ·自將五六萬衆渡, 西至項. 堅守, 在外爲游兵. ·等表曰:「故相國, 匡輔室, 歷事忠貞, 故烈祖明皇帝授以寄託之任. 戮力盡節, 以寧華夏. 又以齊王聰明, 無有穢德, 乃心勤盡忠以輔上, 天下賴之. 欲討滅二虜以安宇內, 始分軍糧, 克時同擧, 未成而薨. 齊王有輔己大功, 故遂使承統業, 委以大事. 而以盛年在職, 無疾託病, 坐擁彊兵, 無有臣禮, 朝臣非之, 義士譏之, 天下所聞, 其罪一也. 造計取賊, 多舂軍糧, 克期有日. 爲大臣, 當除國難, 又爲人子, 當卒父業. 哀聲未絶而便罷息, 爲臣不忠, 爲子不孝, 其罪二也. 賊退過東關, 坐自起衆, 三征同進, 喪衆敗績, 歷年軍實, 一旦而盡, 致使賊來, 天下騷動, 死傷流離, 其罪三也. 賊擧國悉衆, 號五十萬, 來向壽春, 圖詣洛陽, 會太尉與臣等建計, 乃杜塞要險, 不與爭鋒, 還固新城. 淮南將士, 衝鋒履刃, 晝夜相守, 勤瘁百日, 死者塗地, 自有軍已來, 爲難苦甚, 莫過於此. 而遂意自由, 不論封賞, 權勢自在, 無所領錄, 其罪四也. 故中書令李豐等, 以無人臣節, 欲議退之. 知而請豐, 其夕拉殺, 載尸埋棺. 等爲大臣, 帝王腹心, 擅加酷暴, 死無罪名, 有無君之心, 其罪五也. 每歎說齊王自堪人主, 君臣之義定. 奉事以來十有五載, 始欲歸政, 按行武庫, 詔問禁兵不得妄出. 自知姦慝, 人神所不祐, 矯廢君主, 加之以罪. , 之叔父, 性甚仁孝, 追送齊王, 悲不自勝. 羣臣皆怒而懷忍, 不顧大義, 其罪六也. 又故光祿大夫張緝, 無罪而誅, 夷其妻子, 幷及母后, 逼恐至尊, 彊催督遣, 臨時哀愕, 莫不傷痛, 而師稱慶, 反以歡喜, 其罪七也. 陛下踐阼, 聰明神武, 事經聖心, 欲崇省約, 天下聞之, 莫不歡慶, 而不自改悔, 脩復臣禮, 而方徵兵募士, 毁壞宮內, 列侯自衛. 陛下卽阼, 初不朝覲. 陛下欲臨幸舍以省其疾, 復拒不通, 不奉法度, 其罪八也. 近者領軍許允當爲鎭北, 以廚錢給賜, 而擧奏加辟, 雖云流徙, 道路餓殺, 天下聞之, 莫不哀傷, 其罪九也. 三方之守, 一朝闕廢, 多選精兵, 以自營衛, 五營領兵, 闕而不補, 多載器杖, 充聚本營, 天下所聞, 人懷憤怨, 譌言盈路, 以疑海內, 其罪十也. 多休守兵, 以占高第, 以空虛四表, 欲擅彊勢, 以逞姦心, 募取屯田, 加其復賞, 阻兵安忍, 壞亂舊法. 合聚諸藩王公以著, 欲悉誅之, 一旦擧事廢主. 天不長惡, 使目腫不成, 其罪十一也. 臣等先人皆隨從太祖武皇帝征討凶暴, 獲成大功, 與高祖文皇帝卽受禪, 開國承家, 猶相傳也. 臣與安豐護軍鄭翼·廬江護軍呂宣·太守張休·淮南太守丁尊·督守合肥護軍王休等議, 各以累世受恩, 千載風塵, 思盡軀命, 以完全社稷安主爲效. 斯義苟立, 雖焚妻子, 呑炭漆身, 死而不恨也. 按之罪, 宜加大辟, 以彰姦慝. 春秋之義, 一世爲善, 一世宥之. 懿有大功, 海內所書, 依古典議, 廢以侯就第. 弟, 忠肅寬明, 樂善好士, 有高世君子之度, 忠誠爲國, 不與同. 臣等碎首所保, 可以代輔導聖躬. 太尉, 忠孝小心, 所宜親寵, 授以保傅. 護軍散騎常侍, 忠公親事, 當官稱能, 遠迎乘輿, 有宿衛之功, 可爲中領軍. 春秋之義, 大義滅親, 故周公誅弟, 石碏戮子, 季友鴆兄, 上爲國計, 下全宗族. 殛, 聖人明典, 古今所稱. 乞陛下下臣等所奏, 朝堂博議. 臣言當道, 使遜位避賢者, 罷兵去備, 如三皇舊法, 則天下協同. 若負勢恃衆不自退者, 臣等率將所領, 晝夜兼行, 惟命是授. 臣等今日所奏, 惟欲使大魏永存, 使陛下得行君意, 遠絶亡之禍, 百姓安全, 六合一體, 使忠臣義士, 不愧於三皇五帝耳. 臣恐兵起, 天下擾亂, 臣輒上事, 移三征及州郡國典農, 各安慰所部吏民, 不得妄動, 謹具以狀聞. 惟陛下愛養精神, 明慮危害, 以寧海內. 專權用勢, 賞罰自由, 聞臣等擧衆, 必下詔禁絶關津, 使驛書不通, 擅復徵調, 有所收捕. 此乃詔, 非陛下詔書, 在所皆不得復承用. 臣等道遠, 懼文書不得皆通, 輒臨時賞罰, 以便宜從事, 須定表上也.」
大將軍統中外軍討之, 別使諸葛誕豫州諸軍從安風津壽春, 征東將軍胡遵·諸軍出于·之間, 絶其歸路. 大將軍屯汝陽, 使監軍王基督前鋒諸軍據南頓以待之. 令諸軍皆堅壁勿與戰. ·進不得鬪, 退恐壽春見襲, 不得歸, 計窮不知所爲. 南將士, 家皆在北, 衆心沮散, 降者相屬, 惟南新附農民爲之用. 大將軍遣兗州刺史鄧艾泰山諸軍萬餘人至樂嘉, 示弱以誘之, 大將軍尋自至. 不知, 果夜來欲襲等, 會明, 見大軍兵馬盛, 乃引還. 魏氏春秋曰: 中子, 小名. 年尙幼, 勇力絶人, 謂曰:「及其未定, 擊之可破也.」於是分爲二隊, 夜夾攻軍. 率壯士先至, 大呼大將軍, 軍中震擾. 後期不應. 會明, 退, 亦引還. 魏末傳曰: 殿中人姓尹, 字大目, 小爲曹氏家奴, 常侍在帝側, 大將軍將俱行. 大目知大將軍一目已突出, 啓云:「文欽本是明公腹心, 但爲人所誤耳, 又天子鄕里. 大目昔爲文欽所信, 乞得追解語之, 令還與公復好.」大將軍聽遣大目單身往, 乘大馬, 被鎧甲, 追文欽, 遙相與語. 大目心實欲曹氏安, 謬言:「君侯何苦若不可復忍數日中也!」欲使解其旨. 殊不悟, 乃更厲聲罵大目:「汝先帝家人, 不念報恩, 而反與司馬師作逆, 不顧上天, 天不祐汝!」乃張弓傅矢欲射大目, 大目涕泣曰:「世事敗矣, 善自努力也.」
大將軍縱驍騎追擊, 大破之, 遁走. 是日, 戰敗, 恐懼夜走, 衆潰. 比至愼縣, 左右人兵稍棄去, 獨與小弟及孫藏水邊草中. 安風津都尉部民張屬就射殺, 傳首京都. 封侯. ·走入. 將士諸爲·所迫脅者, 悉歸降. 郭淮書曰:「大將軍昭伯與太傅(伯)俱受顧命, 登牀把臂, 託付天下, 此遠近所知. 後以勢利, 乃絶其祀, 及其親黨, 皆一時之俊, 可爲痛心, 奈何奈何! 公侯恃與大司馬公恩親分著, 義貫金石, 當此之時, 想益毒痛, 有不可堪也. 王太尉嫌其專朝, 潛欲擧兵, 事竟不捷, 復受誅夷, 害及楚王, 想甚追恨. 太傅旣亡, 然其子繼承父業, 肆其虐暴, 日月滋甚, 放主弑后, 殘戮忠良, 包藏禍心, 遂至簒弑. 此可忍也, 孰不可忍? 以名義大故, 事君有節, 忠憤內發, 忘寢與食, 無所吝顧也. 會毌丘子邦自與父書, 騰說公侯, 盡事主之義, 欲奮白髮, 同符太公, 惟須東問, 影響相應, 聞問之日, 能不慷慨! 是以不顧妻孥之痛, 卽與毌丘鎭東擧義兵三萬餘人, 西趨京師, 欲扶持王室, 掃除姦逆, 企踵西望, 不得聲問, 高子, 不足喩急. 夫當仁不讓, 況救君之難, 度道遠艱, 故不果期要耳. 然同舟共濟, 安危勢同, 禍痛已連, 非言飾所解, 自公侯所明也. 共事曹氏, 積信魏朝, 行道之人, 皆所知見. 然在朝之士, 冒利偸生, 烈士所恥, 公侯所賤, 賈豎所不忍爲也, 況當塗之士邪? 軍屯住項, 小人以閏月十六日別進兵, 就于樂嘉城, 之徒衆, 尋時崩潰, 其所斬截, 不復訾原, 但當長驅徑至京師, 而流言先至, 毌丘不復詳之, 更謂小人爲誤, 諸軍便爾瓦解. 毌丘還走, 追尋釋解, 無所及. 小人還, 復遇王基等十二軍, 追尋毌丘, 進兵討之, 卽時克破, 所向全勝, 要那後無繼何? 孤軍梁昌, 進退失所, 還據壽春, 壽春復走, 狼狽躓閡, 無復他計, 惟當歸命大吳, 借兵乞食, 繼踵伍員耳. 不若僕隷, 如何快心, 復君之讐, 永使曹氏少享血食, 此亦大國之所祐念也. 想公侯不使程嬰·杵臼擅名於前代, 而使大魏獨無鷹揚之士與? 今大吳敦崇大義, 深見愍悼. 然僕於國大分連接, 遠同一勢, 日欲俱擧, 瓜分中國, 不願偏取以爲己有. 公侯必欲共忍帥胸懷, 宜廣大勢, 恐秦川之卒不可孤擧. 今者之計, 宜屈己伸人, 託命歸, 東西俱擧爾, 乃可克定黨耳. 深思鄙言, 若愚計可從, 宜使軍克制期要, 使六合校考, 與·同封, 以託付兒孫. 此亦非小事也, 大丈夫寧處其落落, 是以遠呈忠心, 時望嘉應.」時郭淮已卒, 未知, 故有此書. 世語曰, 毌丘儉之誅, 黨與七百餘人, 傳侍御史杜友治獄, 惟擧首事十人, 餘皆奏散. 季子, 東郡人, 仕冀州刺史·河南尹. 子, 字世玄, 歷吏部郞, 衛尉.
爲治書侍御史, 先時知謀將發, 私出將家屬逃走新安靈山上. 別攻下之, 夷三族. 世語曰: 子邦, 有名京邑. 齊王之廢也, 曰:「大人居方獄重任, 國傾覆而晏然自守, 將受四海之責.」然之. 大將軍惡其爲人也. 及起兵, 問屈𩑺所在, 云不來無能爲也. 初起兵, 遣子四人入. 太康中, 平, 兄弟皆還中國. 子仁, 有風, 至零陵太守. , 巴東監軍·益州刺史. 習鑿齒曰, 毌丘儉明帝之顧命, 故爲此役. 君子謂毌丘儉事雖不成, 可謂忠臣矣. 夫竭節而赴義者我也, 成之與敗者時也, 我苟無時, 成何可必乎? 忘我而不自必, 乃所以爲忠也. 古人有言:「死者復生, 生者不愧.」若毌丘儉可謂不愧也.
亡入, 爲都護·假節·鎭北大將軍·幽州牧·譙侯. 表曰:「稟命不幸, 常隷魏國, 兩絶於天. 雖側伏隅都, 自知無路. 司馬師滔天作逆, 廢害二主, ···, 惡不足喩. 累世受恩, 烏鳥之情, 竊懷憤踊, 在三之義, 期於弊仆. 前與毌丘儉·郭淮等俱擧義兵, 當共討, 掃除凶孽, 誠臣慺慺愚管所執. 智慮淺薄, 微節不騁, 進無所依, 悲痛切心. 退惟不能扶翼本朝, 抱愧俛仰, 靡所自厝. 冒緣古義, 固有所歸, 庶假天威, 得展萬一, 僵仆之日, 亦所不恨. 輒相率將, 歸命聖化, 慚偸苟生, 非辭所陳. 謹上還所受使持節·前將軍·山桑侯印綬. 臨表惶惑, 伏須罪誅.」魏書曰: 仲若, 譙郡人. 父, 建安中爲騎將, 有勇力. 少以名將子, 材武見稱. 魏諷反, 坐與辭語相連, 及下獄, 掠笞數百, 當死, 太祖故赦之. 太和中, 爲五營校督, 出爲牙門將. 性剛暴無禮, 所在倨傲陵上, 不奉官法, 輒見奏遣, 明帝抑之. 後復以爲淮南牙門將, 轉爲廬江太守·鷹揚將軍. 王淩貪殘, 不宜撫邊, 求免官治罪, 由是徵還. 曹爽以欽鄕里, 厚養待之, 不治事. 復遣還廬江, 加冠軍將軍, 貴寵踰前. 以故益驕, 好自矜伐, 以壯勇高人, 頗得虛名於三軍. 曹爽誅後, 進爲前將軍以安其心, 後代諸葛誕揚州刺史. 自曹爽之誅, 常內懼, 與諸葛誕相惡, 無所與謀. 會去兵, 毌丘儉往, 乃陰共結謀. 戰敗走, 晝夜間行, 追者不及, 遂得入, 孫峻厚待之. 雖在他國, 不能屈節下人, 自呂據·朱異等諸大將皆憎疾之, 惟常左右之.

주제분류
정치>행정>관직>기타관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