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羅國故兩朝國師敎諡朗空大師白月棲雲之塔碑銘
新羅國故兩朝國師敎諡朗空大師白月棲雲之塔碑銘
聞夫眞境希夷, 元津杳渺. 澄如滄海, 邈若太虛. 智舟何以達其涯, 慧駕莫能尋其際. 況復去聖逾遠, 滯凡旣深. 靡制心猿, 難調意馬. 由是徇虛弃實者, 俱懷逐塊之情. 執有迷空者, 盡起趨炎之想. 若非哲人出世, 開士乘時. 高演眞宗, 廣宣善誘. 何以爰㭊重元之禮, 得歸衆妙之門? 潛認髻珠, 密傳心印. 達斯道者, 豈異人乎? 大師是也. 大師法諱行寂, 俗姓氏, 其先周朝尙父遐苗, 齊國丁公遠裔. 其後使乎兎郡, 留寓雞林, 今爲京萬河南人也. 祖諱, 避世辭榮, 幽居養志. 父諱佩常, 年登九歲, 學冠三冬, 長牽投筆之心, 仍效止戈之藝, 所以繫名軍旅, 充職戎行. 母薛氏, 夢見僧謂曰:「宿因所追, 願爲阿孃之子.」. 覺後感其靈瑞, 備啓所天, 自屛膻腴, 勤爲胎敎, 以太和六年十二月三十日誕生. 大師生標奇骨, 有異凡流. 遊戱之時, 須爲佛事. 每聚沙而造塔, 常摘葉以爲香. 爰自靑衿, 尋師絳帳. 請業則都忘寢食. 臨文則總括宗源. 嘗以深信金言, 志遺塵俗, 謂父曰:「所願出家修道, 以報罔極之恩.」. 其父知有夙根, 合符前夢. 不阻其志, 愛而許之. 遂迺削染披緇, 苦求遊學. 欲尋學海, 歷選名山. 至於伽耶海印寺, 便謁宗師. 精探經論, 統雜花之妙義, 玩貝葉之眞文. 師謂學徒曰:「釋子多聞, 顔生好學, 昔聞其語, 今見其人. 豈與靑眼赤髭同年而語哉?」. 大中九年, 於福泉寺官壇受其具戒, 旣而浮囊志切, 繫草情深. 像敎之宗, 已勞力學. 元機之旨, 盍以心求. 所以杖策挈甁, 下山尋路. 徑詣崛山, 謁通曉大師. 自投五體, 虔啓衷懷. 大師便許昇堂, 遂令入室. 從此服膺數載, 勤苦多方. 雖至道 闕二字目擊罄成山之志, 而常齋淡薄. 神疲增煑海之勞, 則知歷試諸艱. 多能鄙事, 每於坐卧, 只念遊方. 遂於咸通十一年, 投入備朝使金公緊榮 闕一字笑之心, 備陳所志. 金公情深傾蓋, 許以同舟. 無何, 利涉大川, 達於西岸. 此際不遠千里, 至於上都. 尋蒙有司特具事由, 奏聞天聽. 降勅宜令左街寶堂寺 孔雀子院安置, 大師所喜神居駐足. 勝境棲心, 未幾降誕之辰. 勅徵入內, 懿宗皇帝遽宏至化. 䖍仰元風, 問大師曰:「遠涉滄溟. 有何求事?」. 大師對勅曰:「貧道幸獲觀風上國, 問道中華, 今日叨沐鴻恩. 得窺盛事, 所求遍遊靈跡. 追尋赤水之珠, 還耀吾鄕, 更作靑邱之印.」. 天子厚加寵賚, 甚善其言, 猶如法秀之逢晉文, 曇鸞之對梁武. 古今雖異, 名德尤同. 以後至五臺山, 投花嚴寺, 求感於文殊大聖. 先上中臺, 忽遇神人. 鬢眉皓尒, 叩頭作禮. 膜拜祈恩, 謂大師曰:「不易遠來, 善哉佛子. 莫淹此地, 速向南方. 認其五色之霜, 必沐曇摩之雨.」. 大師含悲頂別, 漸次南行. 乾符二年, 至成都府, 巡謁到靜衆精舍, 禮無相大師影堂, 大師新羅人也. 因謁寫眞, 具聞遺美. 爲帝導師, 元宗之師. 同鄕唯恨異其時, 後代所求追其迹. 企聞石霜慶諸和尙, 啓如來之室. 演迦葉之宗. 道樹之陰, 禪流所聚, 大師殷勤禮足, 曲盡虔誠. 仍棲方便之門, 果得摩尼之寶. 俄而追遊衡岳, 參知識之禪居. 遠至曹溪, 禮祖師之寶塔. 傍東山之遐秀, 採六葉之遺芳. 四遠參尋, 無方不到. 雖觀空色, 豈忘偏陲. 以中和五年, 來歸故國, 時也至於崛嶺, 重謁大師. 大師云:「且喜早歸, 豈期相見? 後學各得其賜, 念玆在玆. 所以再託扉蓮, 不離左右.」. 中間忽攜缻鉢, 重訪水雲. 或錫飛於五嶽之初, 暫棲天柱. 或盃渡於三河之後, 方住水精. 至文德二年四月中, 崛山大師寢疾, 便往故山, 精勤侍疾, 至於歸化, 付囑傳心者, 惟在大師一人而已. 初憩錫於朔州建子岩, 纔修茅舍, 始啓山門, 來者如雲. 朝三暮四, 頃歲時當厄運, 世屬屯蒙, 災星長照於三韓, 毒霧常鋪於四郡. 況於巖谷, 無計潛藏. 乾寧初至止王城, 薰薝蔔於焚香之寺. 光化末旋歸野郡, 植旃檀於薙草之墟, 所恨正値魔軍, 將宣佛道. 孝恭大王驟登寶位, 欽重禪宗, 以大師獨步海東, 孤標天下. 特遣僧正法賢等, 聊飛鳳筆, 徵赴皇居. 大師謂門人曰:「自欲安禪, 終須助化, 吾道之流於末代, 外護之恩也.」. 乃以天祐三年秋九月初, 忽出溟郊, 方歸京邑, 至十六日, 引登祕殿, 孤坐禪床之上, 預淨宸襟. 整其冕服, 待以國師之禮, 虔申鑽仰之情. 大師辭色從容, 神儀自若. 尊道說·之術, 治邦談·之風 闕一字鏡忘疲, 洪鐘待扣. 有親從上殿者四人, 曰行謙·邃安·信宗·讓規·讓景·行超十哲, 名蓋二禪. 探元鄕之祕宗, 論絶境之幽致. 聖人見, 頻迴麈尾, 甚悅龍顔. 至於明年夏末, 乍別京畿, 畧遊海嶠. 至金海府, 蘇公忠子知府及第律凞領軍, 莫不斂袵欽風, 開襟慕道, 請居名寺, 冀福蒼生, 大師可以棲遲. 暗垂慈化, 掃妖煙於塞外, 灑甘露於山中. 神德大王光統丕圖, 寵徵赴闕. 至貞明元年春, 大師遽攜禪衆, 來至帝鄕, 依前命南山 實際寺安之. 此寺則先是聖上, 以黃閣潛龍, 禪扃附鳳. 尋付大師, 永爲禪宇. 此時奉迎行在, 重謁慈顔, 爰開有待之心, 再聽無爲之說, 辭還之際, 特結良因. 爰有女弟子明瑤夫人, 鼇島宗枝, 鳩林冠族, 仰止高山, 尊崇佛禮. 以石南山寺, 請爲收領, 永以住持. 秋七月, 大師以甚愜雅懷, 始謀棲止. 此寺也, 遠連四岳, 高壓南溟. 溪澗爭流, 酷似金與之谷. 巖巒鬪峻, 凝如紫蓋之峯. 誠招隱之幽居, 亦棲禪之佳境者也. 大師遠探靈巘, 未有定居. 初至此山, 以爲終焉之所. 至明年春二月初, 大師覺其不悆, 稱染微疴. 至十二日詰旦, 告衆曰:「生也有涯, 吾將行矣. 守而勿失, 汝等勉旃.」. 趺坐繩床, 儼然就滅, 報齡八十五, 僧臘六十一. 於時雲霧晦㝠, 山巒震動, 有山下人, 望山頂者, 五色光氣衝於空中, 中有一物上天, 宛然金柱. 豈止智順則天垂花蓋, 法成則空斂靈棺而已哉? 於是門人等, 傷割五情, 若亡天屬. 至十七日, 敬奉色身, 假隷於西峯之麓, 聖考大王, 忽聆遷化. 良惻仙襟, 特遣中使監護葬儀, 仍令弔祭. 至三年十一月中, 改葬於東巒之頂, 去寺三百來步. 全身不散, 神色如常. 門下等重覩慈顔, 不勝感慕, 仍施石戶封閉. 大師資靈河嶽, 稟氣星辰, 居縷褐之英, 應黃裳之吉. 由是早棲禪境, 久拂客麈. 裨二主於兩朝, 濟羣生於三界. 邦家安泰, 魔賊歸降. 則知大覺眞身, 觀音後體. 啓元關而敷揚至理, 開慈室而汲引元流. 生命示亡, 效鶴樹歸眞之跡. 化身如在, 追雞峯住寂之心. 存沒化人, 始終宏道, 可謂定慧無方, 神通自在者焉. 弟子信宗禪師·周解禪師·林偘禪師等五百來人, 共保一心, 皆居上足, 常勤守護, 永切追攀. 每念巨海塵飛, 高風電絶. 累趨魏闕, 請樹豐碑, 今上克纘洪基, 恭承寶籙. 欽崇禪化, 不異前朝. 贈諡曰朗空大師, 塔名白月棲雲之塔. 爰命微臣, 宜修虀臼. 仁渷固辭不免, 惟命是從. 輒課菲詞, 式揚餘烈, 譬如提壺酌海, 莫知溟渤之深. 執管闚天, 難測穹蒼之濶. 然而早蒙慈誨, 眷以宗盟. 惟以援筆有情, 著文無愧, 强名『元道』, 將報法恩. 其詞曰:
至道無爲, 猶如大地. 萬法同歸, 千門一致. 粤惟正覺, 誘彼羣類. 聖凡有殊, 開悟無異. 懿歟禪伯, 生我海東. 明同日月, 量等虛空. 名由德顯, 智與慈融. 去傳法要, 來化童蒙. 水月澄心, 煙霞匿曜. 忽飛美譽, 頻降佳召. 扶贊兩朝, 闡揚元敎. 缻破燈明, 雲開月照. 哲人去世, 緇素傷心. 門徒願切, 國主恩深. 塔封巒頂, 碑倚溪潯. 芥城雖盡, 永曜禪林.

주제분류
문화>과학·출판>출판>책유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