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六 實谷記聞

忠州鳳凰店    洋人開化之初    洪汝質    倭公使    開化輩土倭, 眞倭   

丁酉冬, 弼熙過忠州鳳凰店舍, 隣里士民, 坐說義兵時事, 一人曰, 雖倭人, 亦知義兵之爲義也, 吾與佳興倭酋長面熟, 彼筆話曰, 貴國稱禮義之邦, 而實不足觀也, 近日貴國所遭莫甚, 擧國漠然無事, 只有柳某等人, 起而有事, 實貴國忠臣, 萬古綱常所在, 貴國乃以錢糓事, 搆罪匪徒, 驅逐出疆, 禮義之邦國如是乎, 我國, 洋人開化之初, 秉義鬪洋, 死者千百計, 國內尙容守舊黨, 弼熙昔聞之安下沙, 倭人在堤邑, 見省齋柳先生斥倭洋文字, 抽筆題尾曰, 義理文章筆端, 又洪汝質言, 泳孝毀服時, 以闊袖行淸風, 路中遇倭人, 執袖涕泣曰, 我國開化前, 亦有闊袖服, 見此服, 不勝慨傷, 加平李華菴門生, 服濶袖行, 猝遇倭兵一隊, 初意其必見辱, 乃反示欽歎意而去, 近聞之金汝中言, 其姻婭一人, 欲探倭情, 見倭公使曰, 我國形勢, 無可忌憚, 旣爲開化, 有不能如意爲之, 何故, 曰何所憚而不爲, 惟憚有義兵, 曰義兵今盡散, 何憚, 曰今雖散, 安知不因事端復起, 義兵, 人心所係, 可畏者人心, 噫, 今日開化輩, 世所謂土倭也, 土倭有不如眞倭種子。
<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