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初吉日, 己酉
晴, 八日, 朴友欲行, 余留之饋. 午飯而送之. 大兒過期不來, 日切苦待也. 炳夏獨耘粟田.
初二日庚戌
晴, 九日, 滎兒同隣人, 蒸大麻, 炳夏殷鳳刈麻, 午後耘粟田. 午後五時五十分, 日蘇交鋒云.
初三日辛亥
陰, 十日, 滎兒炳夏種菁. 大兒持牛而來. 家眷均穩仁里, 弟姪輩無故云, 慰幸何言.
初四日壬子
晴, 十一日, 大兒捆屢二件, 滎兒種菘於巷田.
初五日癸丑
晴, 十二日, 大兒持犢還其家, 滎兒父子耘粟田.
初六日甲寅

美機京城爆擊蘇機爆擊元山    仁巷爆擊云    戶戶拔去日本旗竸揷大韓旗    神社燒盡無餘    權設治安維持委員會    日兵不受解除令   

朝陰夕晴, 十三日, 耘粟田, 無以會人, 只是家中之人也. 畜牛蹇蹄, 以粒
<1054>

豆, 湯沃之也.
初七日乙卯
晴, 十四日, 昨日美機十二坮入京城爆擊, 蘇機爆擊元山云, 落眉之禍, 無可避之道, 奈何. 吳郞, 終無消息訝鬱不可言. 或於近地, 爲避身之策否. 今午美機入京城爆擊, 又於仁巷爆擊云. 耘粟田.
初八日丙辰
晴, 十五日, 粟田今才盡耘, 加肥料, 無他災害, 則似可助粮也.
初九日丁巳
十六日, 曉雨旋晴, 昨日加肥料於粟田, 抵暮未完, 故今日終末, 且除治古今蔗田. 祖考入齊日也, 而祭羞全然不具, 罪悚萬萬也.
十日戊午
晴, 十七日, 昭和於初七日, 乃竪降幡, □□盡爲撤退, 朝鮮爲獨立國, 國號東振共和國年號永世, 大統領安某, 安某卽前日安重根之子, 內大呂運亨, 外大金日成云. 是誠寂寂冷冷, 積陰之中, □□□陽雷之聲, □□□跛躄, 可增百倍之氣也. □□□欲知其眞贗, 而往面所, 則諸任員皆廢事. □□□亦爲停學, 與上所問無異也. 戶戶拔去日本旗, 競揷大韓旗. 神社燒盡無餘, 有若積薪之火, 得煽而燒蒼空也. 所可慮者, 愚蠢之徒, 妄動誤大事也.
十一日己未
晴, 十八日, 滎兒面所而來, 聞申誼哲擅賣貯水池之米, 往禁之際, 此昧谷已奠納日, 陽谷未寅出日之時, 恐亂民之惹鬧, 權設治安維持委員會云.
十二日庚申

倉穀自是國物    本面之穀前此掃去    憲兵鎭壓亂民    朝鮮獨立之說   

晴, 十九日, 滎兒面所而還曰, 日兵不受解除令, 肆毒於韓人, 以韓人之愚惡輩, 橫暴於日兵之故也云, 吳建泳爲委員會長, 白南圭副會長云. 夕飯後, 滎兒會洞
<1055>

人, 欲辭免區長, 則人皆曰不可, 故復爲區長也.
十三日辛酉
晴, 二十日, 朴室於昨來, 今日卽還. 亂民作黨行悖, 大殺戮將生云, 可惧也. 倉穀自是國物也, 而人民擅散於部落, 能無後慮也否. 文村亦取數駄來, 不須直今分食, 積置於一處, 徐觀動靜而措處, 似可也. 苽田玉蜀黍, 人皆取去, 可惜.
十四日壬戌
晴, 二十一日, 會洞人分倉穀, 李亨周來, 余問水原騷毛, 亦與此處相同, 則日本, 降於四箇國的實, 餘他不可信也. 武裝解除, 自北地漸次而南, 故姑不及此云, 事機似然也.
十五日癸亥
晴, 二十二日, 崔相玉欲椎牛, 滎兒禁之. 新基里吳某椎牛也, 而鄭泰燮之老牛, 無脂膏之味也. 滎兒炳夏, 往安樂谷伐草, 田路負長砟而來.
十六日甲子
晴, 二十三日, 本面之穀, 前此掃去, 無以恤民, 故委員會長, 憂旋外四倉穀二百叺, 爲賑民之計也.
十七日乙丑
晴, 二十四日, 得新聞見之, 則昭和, 請降於四箇國明確, 若其國號, 年號, 統領, 內大外大之說, 皆不足信也. 委員, 本部泒送, 憲兵四人, 於本面事務所, 鎭壓亂民云. 滎兒泥田, 炳夏剗棉田荒蕪之草.
十八日丙寅

金日成軍    平澤郡軍粮米近地居民作黨掠取    美蘇軍入京    四國大使會于日本東京受降書   

晴, 二十五日, 朝鮮獨立之說, 曾知其在外人之運動, 更思之, 則不是其然也. 乃是四國條約中事也, 久當知之也. 試嘗思之, 宣傳降書, 只出於昭和及政府之意, 非陸海將兵之所爲. 若不解甲釋兵, 爲背城一戰之擧 , 則亦是大事, 非小事也. 兒孤兄
<1056>

弟, 鎭日剗棉田之草.
十九日丁卯
晴, 二十六日, 滎兒泥田而還也, 而那上爻家, 亦與此無異云. 金日成軍, 一日能驅五百里, 其精銳無比云, 日本對鮮人之還國, 善爲護送云. 平澤郡軍粮米, 近地居民, 作黨掠取也, 而罪其郡長面長, 使之販出, 故以配給米代納云.
二十日戊辰
晴, 二十七日, 滎兒往金融組合所, 問將來事況, 則無所變動, 一依前式做去云. 回路入邑內里, 見睦榮午, 慰其經怯之勞, 則非徒無鋒鏑之患, 反受服裝之賜云, 幸何可喩. 米蘇軍兵, 今月三十一日入京城, 待新政府完成, 而退去云. 日兵對鮮人, 讚成其獨立之慶, 且勉其善爲之策云, 可見其用心之仁也.
二十一日己巳
晴, 二十八日, 田穀之旱害甚焉. 日間不雨, 則無以收種子, 可悶也. 向午似有雨意, 故滎兒肥料於菜圃也.
二十二日庚午
二十九日, 曉雨可慰而恨少. 午後率兒曹治荒田.
二十三日辛未
雨, 三十日, 耕田爲計, 逢雨而止. 滎兒捆屢二雙. 昨日之雨, 雖是藥田穀, 未及其根. 今幸繼雨, 足慰民望也.
二十四日壬申
晴, 三十一日, 滎兒耕棉田, 窮日力而未畢也. 今日四國大使, 會于日本東京, 受降書, 而定條約之日也. 朝鮮, 乘期會而爲獨立國, 豈不喜幸乎.
二十五日癸酉
陰, 九月一日, 盡耕棉苽田, 爽然也.
二十六日甲戌

雜物代食雜食亦絶    貯蓄預金出給云   

晴, 二日, 粮絶而無燮通之道, 可憂也. 滎兒鋤葱田, 加肥料. 黃學性自日
<1057>

本戰地而還.
二十七日乙亥
夕陰, 三日, 率兒孫刈席草. 滎兒利川, 以其煙草專賣局, 覓貯金之計也. 殷福車甫偕往.
二十八日丙子
晴, 四日, 殷福利川而來也, 而貯金不覓, 後當有通知, 歸去待之云. 滎兒今日徑往京城云.
七月小晦丁丑
雨, 五日, 廣木商行于村間, 問價, 則上品一禡十五圓, 下品十圓云, 且於市上, 無物不有云, 此皆私藏者也. 前此百餘圓而不賣, 望其益加, 今於十圓强請焉, 人欲之無厭, 盖如此也. 新貨若出, 則舊貨將廢, 物價亦將暴落, 故有錢者易物, 有物者換錢, 賣買如此狼藉者也. 源其所以, 則各蔽於已欲故也. 平論之, 則有負債者, 須以物換錢而償之, 無債者, 以物置之可也. 朴室欲歸其家, 以雨中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