기사제목永宗鎭 應行節目에 대해 아뢰는 備邊司의 啓目/後錄  
연월일숙종 16년 1690년 10월12일(음)
本司啓目, 永宗僉使所鎭紫燕島, 在於江都一息之地, 地勢如龜形, 東頭而西尾, 東距陸地津路十里, 待潮候風, 始可往來, 其西則向入大洋, 所謂東頭狀若龜形, 斷而如人頂, 潮水, 自南北互入, 築石爲路, 以道往來, 僉使鎭在此, 而周回, 不過二三里, 一島周回, 長可三十里, 廣可十五里, 合以計之, 四十五里, 島西迤南, 又爲龍流島, 中間潮水往來, 水落始可通行, 僉使鎭所在前面船泊處, 聚石嵯峨, 不善操船者, 亦難到泊, 其餘三面, 各十餘里地, 潮至而成海, 潮退而成陸, 若値潮滿之時, 可以行船, 而潮退後, 有船閣之患, 潮退之後, 則十有餘里, 游泥沒人, 有難通行, 故舟船人物, 俱不敢往來, 中有二小浦, 而迂回屈曲於游泥之間, 雖値潮生, 非土人, 亦難尋路而行船, 由此言之, 一島船泊處, 只是前面百步許, 且三南漕運, 必由津前小洋而上, 此所謂水路之咽喉, 江都之門戶, 非但爲海防而設鎭之處, 實是江華通路之計也, 永宗萬戶, 舊在海邊陸地, 辛酉年, 陞爲僉使, 移鎭此島, 且兼御營把摠, 使之控禦, 而軍兵鮮少, 糧餉缺乏, 器械虛疏, 位號卑微, 有違於朝家設爲重鎭之意, 今者陞爲防禦使兼僉使, 仍兼御營千摠, 別擇武弁差送責成, 爲任旣重, 體面自別, 不可無應行節目, 條列于後, 依此擧行何如,
一, 本鎭, 旣陞防禦使, 設爲獨鎭, 則不爲水使之管下, 水操往來, 非所可論, 殿最則使本道巡察使主管, 本鎭所屬防牌伺候等船, 自本鎭句管, 以備緩急爲白齊,
一, 脫有緩急, 或値冬節, 則江華·甲串津流澌蔽江, 船路難通, 當自仁川府渡永宗鎭, 以達于江華, 設置此鎭, 亦是朝家陰兩之本意也, 仁川邊待變船幾隻, 永宗邊待變船幾隻, 自備局參酌造給, 仁川津船, 則必以津頭近處有實原民, 自擇定沙格, 兩處船隻數爻, 沙格姓名, 成冊上送備局, 自備局句管檢飭, 而自二月至八月, 則使之出用資業, 自九月至正月, 則泊置各津, 勿使膠氷, 以爲待變之有爲白齊,
一, 本鎭曾前所屬御營軍五哨外, 加定一哨, 作爲兩司, 差出摠把兩員爲白齊,
一, 本鎭防軍元數, 三百三十七名, 而雜頉闕額, 居多, 元額外加給三百三十七名, 通計六百七十四名定給爲白乎矣, 以兵曹所得京畿·湖西冒屬良丁, 劃給曾前闕額, 竝以充定, 其後闕額, 則自本官代定, 以爲給代之地爲白齊
一, 糧餉段, 京畿海西各邑衙門穀物中, 自備局參商, 除出劃給本鎭, 從附近邑斂散, 一如江都·南漢之制爲白齊,
一, 防禦使料米及奴馬料, 一依所江例, 以大同米太除給會減爲白齊,
一, 鎭舍倉舍造作事, 防禦使下去後, 酌量報備局, 備局隨便顧見, 漸次營造爲白齊,
一, 自望軍官四員奴馬料, 依所江防營例, 以常平廳耗穀上下, 在家軍官乙良, 亦依所江例, 限二百名隨便募入, 勿侵雜役爲白齊,
一, 軍器船隻修補事, 旣爲加給防軍, 防禦使, 料理爲之爲白齊,
一, 軍兵春秋操鍊試射放, 依例爲之爲白乎矣, 賞格之物, 防禦使, 旣是御管千摠, 軍兵, 亦是御營軍兵, 御營廳, 覓給爲白齊,
一, 本島所在忠勳府鹽盆八座, 宮家鹽盆二座, 及其他漁箭, 竝屬本鎭收稅, 以爲修補軍器之資爲白齊,
一, 本鎭將官, 令該曹依例計朔給帖, 以爲激勸之地爲白齊,
一, 本鎭, 曾前略有奴婢, 所江半減, 隣近各官各司, 奴婢各五口, 劃給爲白齊,
一, 仁川府, 鋪陳器皿·鹽·醬·醢物, 自朝家已爲措置, 永宗鎭, 亦有待變雜物自仁川至永宗中間, 有於乙未島, 造作瓦家, 以爲臨急駐駕之所, 意俱有在, 其中當備之物一一措備, 措備之後, 或有久陳難用者, 年年改色, 家舍, 可以改造則改造, 可以修補則修補, 一一枚報備局, 自備局隨便顧見, 仁川府所在雜物, 防禦使, 亦爲檢飭, 一依江華例, 數爻成冊上送, 自備局句管爲白齊,
一, 營吏一人帶率爲白乎矣, 料米, 依他營吏例, 分定各邑爲白齊,
一, 防禦使所騎騎馬一匹, 卜馬二匹, 馬頭一人, 自畿驛定給爲白乎矣, 新舊行及軍務面議事, 上京時叱分許給爲白齊,
一, 防營行用紙地·筆墨啓目, 紙·箋文紙·封裹等物價, 自宣惠廳, 參酌定式題給爲白齊,
一, 防禦使印信, 令該曹新爲造給爲白齊,
一, 防禦使卽是從二品, 其中兵曹, 則乃主兵衙門, 不可不具書目牒呈, 各道監司, 雖曰, 從二品衙門, 兼帶巡察使, 本道監司, 則具書目牒呈, 他道監司, 無書目牒呈爲白齊,
一, 未盡條件乙良, 追後磨鍊爲白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