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濟와 함께 新羅 공격하였으나 패배 ( 562년 07월(음) )

是月 遣大將軍紀男麻呂宿禰 將兵出哆唎 副將河邊臣瓊缶 出居曾山 而欲問新羅攻任那之狀 遂到任那 以薦集部首登弭 遣於百濟 約束軍計 登弭仍宿妻家 落印書弓箭於路 新羅具知軍計 卒起大兵 尋屬敗亡 乞降歸附 紀男麻呂宿禰 取勝旋師 入百濟營 令軍中曰 夫勝不忘敗 安必慮危 古之善敎也 今處疆畔 豺狼交接 而可輕忽 不思變難哉 況復平安之世 刀劒不離於身 蓋君子之武備 不可以已 宜深警戒 務崇斯令 士卒皆委心而服事焉 河邊臣瓊缶 獨進轉鬪 所向皆拔 新羅更擧白旗 投兵降首 河邊臣瓊缶 元不曉兵 對擧白旗 空爾獨進 新羅鬪將曰 將軍河邊臣 今欲降矣 乃進軍逆戰 盡銳遄攻破之 前鋒所破甚衆 倭國造手彦 自知難救 棄軍遁逃 新羅鬪將 手持鉤戟 追至城洫 運戟擊之 手彦因騎駿馬 超渡城洫 僅以身免 鬪將臨城洫而歎曰 久須尼自利此新羅語 未詳也 於是 河邊臣 遂引兵退 急營於野 於是 士卒盡相欺蔑 莫有遵承 鬪將自就營中 悉生虜河邊臣瓊缶等 及其隨婦 于時 父子夫婦 不能相恤 鬪將問河邊臣曰 汝命與婦 孰與尤愛 答曰 何愛一女 以取禍乎 如何不過命也 遂許爲妾 鬪將遂於露地 姦其婦女 婦女後還 河邊臣欲就談之 婦人甚以慙恨 而不隨曰 昔君輕賣妾身 今何面目以相遇 遂不肯言 是婦人者 坂本臣女 曰甘美媛 同時所虜 調吉士伊企儺 爲人勇烈 終不降服 新羅鬪將 拔刀欲斬 逼而脫褌 追令以尻臀向日本 大號叫叫咷也曰 日本將 嚙我臗脽 卽號叫曰 新羅王 㗖我臗脽 雖被苦逼 尙如前叫 由是見殺 其子舅子 亦抱其父而死 伊企儺 辭旨難奪 皆如此 由此 特爲諸將帥所痛惜 其妻大葉子 亦竝見禽 愴然而歌曰 柯羅俱爾能 基能陪儞陀致底 於譜磨故幡 比例甫囉須母 耶魔等陛武岐底 或有和曰 柯羅俱爾能 基能陪儞陀陀志 於譜磨故幡 比禮甫羅須彌喩 那儞婆陛武岐底

국가명
新羅
加耶
百濟

주제분류
정치>군사>전쟁>전투유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