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在帶方之南, 東西以海爲限, 南與倭接, 方可四千里.
帶方之南, 東西以海爲限, 南與倭接, 方可四千里. 有三種, 一曰馬韓, 二曰辰韓, 三曰弁韓. 辰韓者, 古之辰國也. 趙一淸曰, 弁韓, 後漢書弁辰, 然弁辰別是一國, 則此當作弁韓, 以當三之數, 竊疑范氏爲非. 王會汾曰, 二書, 皆作弁韓. 丁謙曰, 三, 以馬韓爲最大, 其地當有忠淸全羅二道及慶尙道之半. 辰韓弁韓, 惟慶州一帶而已. 朝鮮史, 謂三雖曰分立, 實則二國, 僅爲馬韓所支配, 非勢均力敵也. 按, 漢書朝鮮傳, 眞番辰國, 欲上書見天子, 朝鮮雍閼, 弗爲通. 師古曰, 辰謂辰韓之國也. 後漢書光武帝紀, 建武二十年秋, 東夷韓國人, 率衆詣樂浪內附. 章懷注, 東夷辰韓弁韓馬韓, 謂之三韓國. 梁書, 辰韓, 始有六國, 稍分爲十二, 新羅其一也. 馬韓有五十四國, 百濟其一也. 舊唐書, 百濟國, 爲馬韓故地.
馬韓在西. 其民土著, 種植, 知蠶桑, 作綿布. 各有長帥, 大者自名爲臣智, 其次爲邑借, 散在山海間, 無城郭. 有爰襄國·牟水國·桑外國·小石索國·大石索國·優休牟涿國·臣濆沽國· 北宋本, 活作沽.伯濟國· 伯濟國, 卽百濟國.速盧不斯國·日華國·古誕者國·古離國·怒藍國·月支國·咨離牟盧國·素謂乾國·古爰國·莫盧國·卑離國·占離卑國· 本, 卑作甲, 誤.臣釁國·支侵國·狗盧國·卑彌國·監奚卑離國·古蒲國·致利鞠國·冉路國·兒林國·駟盧國·內卑離國·感奚國·萬盧國·辟卑離國·臼斯烏旦國· 本, 臼作臼, 卽匊字. 臼與臼異, 未詳孰是.一離國·不彌國·支半國·狗素國·捷盧國·牟盧卑離國·臣蘇塗國·莫盧國· 錢大昭曰, 莫盧國, 已見上文, 此重出.古臘國·臨素半國·臣雲新國·如來卑離國·楚山塗卑離國·一難國·狗奚國·不雲國·不斯濆邪國·爰池國·乾馬國·楚離國, 凡五十餘國. 范書云, 馬韓在西, 有五十四國, 其北與樂浪, 南與接. 滿洲源流考卷二云, 三統名辰國, 自初已見. 後爲親羅百濟所倂. 其七十八國之名, 備載於魏志, 國名多繫以卑離二字, 如監奚卑離·內卑離·辟卑離·如來卑離, 以滿洲語考之, 當爲貝勒之轉音, 正猶汗之訛爲韓, 而三汗之統諸貝勒, 於體制恰相符合也. 至馬韓, 亦作慕韓, 辰韓, 亦作秦韓, 弁韓, 亦作弁辰, 又作卞韓. 尙書傳, 扶餘馯並稱. 正義謂, 馯, 卽韓也. 當時, 祗以諧音, 並非語, 范蔚宗, 始稱爲韓國人. 魏志, 遂有王之目, 甚者至訛爲氏. 又如弁韓, 在三中, 記載獨少. 考史記眞番注謂, 番音普寒切. 遼東潘汗縣, 或卽弁韓之轉音, 亦未可定. 或有以三爲麗者, 蓋因宋史高麗傳. 有崇寧後, 鑄三通寶之文. 又遼史外紀, 時, 常以三韓國公, 爲高麗封號, 遂謂三之地, 盡入高麗, 不知高麗之境, 亦屬三所統, 當時假借用之, 木經深考耳. 至三韓縣. 乃取高麗俘戶所置, 非其故壤也. 大國萬餘家, 小國數千家, 本, 小, 作千, 誤. 總十餘萬戶. 辰王月支國. 臣智或加優呼臣雲遣支報安邪踧支濆臣離兒不例拘邪秦支廉之號. 其官有魏率善·邑君·歸義侯·中郞將·都尉·伯長.
旣僭號稱王, , 當作, 見前濊國傳注.亡人衛滿所攻奪, 丁謙曰, 箕淮之王馬韓也. 據朝鮮史言, 避衛滿之逼, 率衆奪金馬郡居之, 自稱武康王. 金馬, 卽本傳, 王所治月支國, 今爲全羅道益山郡.
魏略曰: 昔箕子之後朝鮮侯, 見衰, 自尊爲王, 欲東略地, 朝鮮侯亦自稱爲王, 欲興兵逆擊以尊室. 其大夫諫之, 乃止. 使西說, 止之, 本, 下燕字, 作以. 不攻. 攻, 疑作改. 後子孫稍驕虐, 乃遣將秦開攻其西方, 取地二千餘里, 至滿番汗爲界, 趙一淸曰, 潘韓譌. 兩漢志, 俱作番汗. 朝鮮遂弱. 及幷天下, 使蒙恬築長城, 到遼東. 時朝鮮王否立, 畏襲之, 略服屬, 不肯朝會. 死, 其子立. 二十餘年而·起, 天下亂, ··民愁苦, 稍稍亡往, 乃置之於西方. 及盧綰燕王, 朝鮮界於浿水. 趙一淸曰, 漢書地理志, 樂浪郡浿水縣, 水西至增地入海, 今大同江也. 溴字誤. 下同. 漢書朝鮮傳云, 至浿水爲界. 浿水解見前高句麗傳. 及反, 入匈奴, 衛滿亡命, 爲胡服, 東度浿水, 詣降, 說求居西界, (故)[收]中國亡命 何焯曰, 故字當作收. 爲朝鮮藩屛. 信寵之, 拜爲博士, 賜以圭, 封之百里, 令守西邊. 滿誘亡黨, 衆稍多, 乃詐遣人告, 言兵十道至, 求入宿衛, 遂還攻. 滿戰, 不敵也. 按, 魏略所云, 與史記漢書朝鮮傳, 略同而較詳, 可補朝鮮傳之缺. 丁謙曰, 朝鮮史, 相傳其國, 肇自檀君, 傳一千四十八年, 至初, 箕子代興, 傳四十世, 爲衛滿據其地. 班書, 記事, 故託始於滿. 眞番, 本朝鮮附屬番部, 七國時爲所略. 武帝, 破朝鮮, 改爲郡. 治霅縣, 在今奉天興廳邊外, 東南至鴨緣江地. 浿水有二, 唐書高麗傳, 南涯浿水, 指大同江, 而此傳浿水, 均指鴨綠江. 今攷據家, 但知大同江浿水, 不知鴨綠江亦有浿水之名. 蓋大同江, 在平壤南, 衛滿所都王險城, 卽平壤. 滿浿水, 而後居此, 則水在平壤之北可知, 證一. 渉何, 諭右渠還朝, 必經浿水, 證二. 左將軍, 擊破浿水西軍, 方得至王險, 證三. 右渠太子, 入謝天子, 至浿水引歸, 證四. 觀此, 傳中浿水, 皆指鴨綠江, 明矣. 臨屯亦番部. 後爲郡, 治東暆, 今爲朝鮮江原道江陵府城.
將其左右宮人走入海, 居地, 自號韓王. 魏略曰: 其子及親留在國者, 因冒姓韓氏. 王海中, 不與朝鮮相往來. 其後絶滅, 今人猶有奉其祭祀者. 丁謙曰, 東藩紀要, 馬韓立國, 始朝鮮王箕淮, 在漢惠帝元年, 後爲百濟王溫祚所滅, 在二年, 計傳國二百有三載, 辰韓·弁韓, 不知始立何時. 後俱爲新羅王赫居世所滅, 在漢宣帝五鳳以後. 是三有國, 均在西漢之世, 至東漢初, 三已亡, 何論曹魏. 陳氏此傳, 作於初, 乃仍言三事, 若不知有百濟新羅者, 何也. 余細核傳文, 參以朝鮮史, 知所云其後絶滅者, 卽滅於百濟也. 所云猶有奉其祭祀者, 卽後漢書, 馬韓人復自立爲王也.
時屬樂浪郡, 四時朝謁. 范書東夷傳, 建武二十年, 廉斯蘇馬諟等, 詣樂浪貢獻, 光武, 封蘇馬諟, 爲廉斯邑君, 使屬樂浪郡, 四時朝謁. 章懷注, 廉斯, 邑名也. 魏略曰: 初, 右渠未破時, 朝鮮歷谿卿以諫右渠不用, 東之辰國, 漢書, 元封三年夏, 尼谿, 乃使人殺朝鮮王右渠, 來降. 時民隨出居者二千餘戶, 亦與朝鮮貢蕃不相往來. 貢, 疑作眞. 至王莽地皇時, 廉斯鑡辰韓右渠帥, 聞樂浪土地美, 人民饒樂, 亡欲來降. 出其邑落, 見田中驅雀男子一人, 其語非人. 問之, 男子曰:「我等人, 名戶來, 我等輩千五百人伐材木, 爲所擊得, 皆斷髮爲奴, 積三年矣.」曰:「我當降漢 樂浪, 汝欲去不?」戶來曰:「可.」(辰)因將戶來(來)出詣含資縣, 兩漢志, 樂浪郡含資, 三國, 改爲帶方郡. 晋志, 屬帶方郡. 一統志, 故城, 今朝鮮京畿道城之南境. 官本考證云, 辰鑡辰字·來出來字, 疑皆衍. 縣言郡, 郡卽以爲譯, 從芩中乘大船入辰韓, 逆取戶來. 降伴輩尙得千人, 其五百人已死. 時曉謂辰韓:「汝還五百人. 若不者, 樂浪當遣萬兵乘船來擊汝.」辰韓曰:「五百人已死, 我當出贖直耳.」乃出辰韓萬五千人, 弁韓布萬五千匹, 毛本, 弁, 作弁, 誤. 收取直還. 郡表功義, 賜冠幘·田宅, 子孫數世, 至安帝延光四年時, 故受復除.
·之末, 韓濊彊盛, 郡縣不能制, 民多流入韓國. 建安中, 公孫康屯有縣以南荒地爲帶方郡, 漢志, 樂浪郡屯有縣. 杍兆洛云, 今朝鮮平壤城南. 丁謙曰, 帶方郡治所在, 前人均木言及. 漢地理志, 樂浪含資縣有帶水, 西至帶方, 入海. 査京畿道北境, 有臨津江, 發源江原道伊川郡, 北至開城, 西南入海, 正在樂浪之南. 再南, 卽百濟境. 以形勢揆之, 當卽帶水. 然則伊川郡, 其含資縣乎. 辰韓渠帥, 先詣含資降. 可知含資, 實辰韓樂浪孔道. 今伊川郡, 居平壤東南, 情形尤協. 以此觀之, 臨津江, 於開城西南入海, 非卽帶方郡地之所在耶. 今定以開城郡爲帶方, 或相去不遠矣.公孫模·張敞等收集遺民, 興兵伐, 舊民稍出, 是後遂屬帶方.
景初中, 明帝密遣帶方太守劉昕·樂浪太守鮮于嗣二郡, 諸韓國臣智加賜邑君印綬, 其次與邑長. 其俗好衣幘, 下戶詣郡朝謁, 皆假衣幘, 自服印綬衣幘千有餘人. 部從事吳林樂浪本統韓國, 分割辰韓八國以與樂浪, 吏譯轉有異同, 臣智激忿, 攻帶方郡崎離營. 時太守弓遵·樂浪太守劉茂興兵伐之, 戰死, 二郡遂滅. 丁謙曰, 百濟雖滅馬韓, 而馬韓足尙有一二小部, 仂襲韓王之稱號. 傳紀, 末, 强盛, 建安後, 帶方, 及明帝時, 二郡帝時, 二郡滅, 皆指馬韓人自立之小部, 非三全境也. 但三舊時, 皆土番散部, 勢分力弱, 故樂浪可羈屬之. 迨百濟新羅崛興, 則地大兵强, 足與高句麗鼎峙, 㫁非郡縣所能制馭, 何當時時中國, 竟不聞不問, 漠然置之, 絶不道及其事. 豈以百濟馬韓列國之一, 新羅弁辰列國之一, 雖兼倂坐大, 可仍以三視之, 不必特爲之分析耶. 噫, 疏亦甚矣. 何怪晋書·後漢書, 均承其誤, 而不覺乎
其俗少綱紀, 國邑雖有主帥, 邑落雜居, 不能善相制御. 無跪拜之禮. 居處作草屋土室, 形如冢, 其戶在上, 戶在上者, 或爲古者中𥧥之遺意. 擧家共在中, 無長幼男女之別. 其葬有槨無棺, 不知乘牛馬, 牛馬盡於送死. 以瓔珠爲財寶, 或以綴衣爲飾, 或以縣頸垂耳, 不以金銀錦繡爲珍. 其人性彊勇, 魁頭露紒, 云, 魁頭, 猶科頭也. 謂以髪縈繞, 成科結也. 紒, 音計. 如炅兵, 衣布袍, 足履革蹻蹋. 其國中有所爲及官家使築城郭, 諸年少勇健者, 皆鑿脊皮, 以大繩貫之, 又以丈許木鍤之, 通日嚾呼作力, 不以爲痛, 旣以勸作, 且以爲健.
常以五月下種訖, 祭鬼神, 羣聚歌舞, 飮酒晝夜無休. 其舞, 數十人俱起相隨, 踏地低昂, 手足相應, 節奏有似鐸舞. 十月農功畢, 亦復如之. 信鬼神, 國邑各立一人主祭天神, 名之天君. 又諸國各有別邑. 名之爲蘇塗. 立大木, 之, 木, 作本, 誤. 縣鈴鼓, 事鬼神. 諸亡逃至其中, 皆不還之, 好作賊. 其立蘇塗之義, 有似浮屠, 而所行善惡有異.
其北方近郡諸國差曉禮俗, 其遠處直如囚徒奴婢相聚. 無他珍寶. 禽獸草木略與中國同. 出大栗, 大如梨. 又出細尾雞, 范書, 作長尾鷄. 其尾皆長五尺餘. 其男子時時有文身. 又有州胡馬韓之西海中大島上, 丁謙曰, 州胡, 卽今之濟州無疑. 其人差短小, 言語不與同, 皆髡頭如鮮卑, 但衣韋, 好養牛及豬. 其衣有上無下, 略如裸勢. 乘船往來, 市買中. 范書, 作乘船往來, 貨巿中.

주제분류
정치>외교>수교>나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