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羅國, 本弁韓之苗裔也. 其國在漢時樂浪之地,
新羅國
, 本弁韓之苗裔也. 其國在樂浪之地, 東及南方俱限大海, 西接百濟, 北鄰高麗. 東西千里, 南北二千里. 有城邑村落. 王之所居曰金城, 周七八里. 衛兵三千人, 設獅子隊. 文武官凡有十七等. 其王金眞平, 隋文帝時授上開府·樂浪郡公·新羅王.
武德四年, 遣使朝貢. 高祖親勞問之, 遣通直散騎侍郞庾文素往使焉, 賜以璽書及畫屛風·錦綵三百段, 自此朝貢不絶. 其風俗·刑法·衣服, 與高麗·百濟略同, 而朝服尙白. 好祭山神. 其食器用柳桮, 亦以銅及瓦. 國人多·兩姓, 異姓不爲婚. 重元日, 相慶賀燕饗, 每以其日拜日月神. 又重八月十五日, 設樂飮宴, 賚羣臣, 射其庭. 婦人髮繞頭, 以綵及珠爲飾, 髮甚長美.
高祖旣聞海東三國舊結怨隙, 遞相攻伐, 以其俱爲藩附, 務在和睦, 乃問其使爲怨所由, 對曰: 「先是百濟往伐高麗, 詣新羅請救, 新羅發兵大破百濟國, 因此爲怨, 每相攻伐. 新羅百濟王, 殺之, 怨由此始.」
(武德) 七年, 遣使册拜金眞平爲柱國, 封樂浪郡王·新羅王.
貞觀五年, 遣使獻女樂二人, 皆鬒髮美色. 太宗謂侍臣曰: 「朕聞聲色之娛, 不如好德. 且山川阻遠, 懷土可知. 近日林邑獻白鸚鵡, 尙解思鄕, 訴請還國. 鳥猶如此, 況人情乎! 朕愍其遠來, 必思親戚, 宜付使者, 聽遣還家.」 是歲, 眞平卒, 無子, 立其女善德爲王, 宗室大臣乙祭總知國政. 詔贈眞平左光祿大夫, 賻物二百段.
九年, 遣使持節册命善德柱國, 封樂浪郡王·新羅王.
十七年, 遣使上言: 「高麗·百濟, 累相攻襲, 亡失數十城, 兩國連兵, 意在滅臣社稷. 謹遣陪臣, 歸命大國, 乞偏師救助.」 太宗相里玄獎齎璽書賜高麗曰: 「新羅委命國家, 不闕朝獻. 爾與百濟, 宜卽戢兵. 若更攻之, 明年當出師擊爾國矣.」 太宗將親伐高麗, 詔新羅纂集士馬, 應接大軍. 新羅遣大臣領兵五萬人, 入高麗南界, 攻水口城, 降之.
二十一年, 善德卒, 贈光祿大夫, 餘官封並如故. 因立其妹眞德爲王, 加授柱國, 封樂浪郡王.
二十二年, 眞德遣其弟國相·伊贊干金春秋及其子文王來朝. 文王 「王」字各本原作「正」, 據册府卷九七四·新書卷二二○新羅傳改. 下同. 詔授春秋爲特進, 文王爲左武衛將軍. 春秋請詣國學觀釋奠及講論, 太宗因賜以所制溫湯晉祠碑幷新撰晉書. 將歸國, 令三品以上宴餞之, 優禮甚稱.
永徽元年, 眞德大破百濟之衆, 遣其弟法敏以聞. 遣其弟法敏以聞 本卷下文云法敏眞德春秋之子, 新書卷二二○新羅傳作「遣春秋法敏入朝」. 張森楷謂此句「弟」下當脫一「子」字.眞德乃織錦作五言太平頌以獻之, 其詞曰: 「大唐開洪業, 巍巍皇猷昌. 止戈戎衣定, 修文繼百王. 統天崇雨施, 理物體含章. 深仁偕日月, 撫運邁陶唐. 幡旗旣赫赫, 鉦鼓何鍠鍠. 外夷違命者, 翦覆被天殃. 淳風凝幽顯, 遐邇競呈祥. 四時和玉燭, 七曜巡萬方. 七曜 「七」字各本原作「十」, 據御覽卷七八一改. 維岳降宰輔, 維帝任忠良. 五三成一德, 昭我家光.」 帝嘉之, 拜法敏爲太府卿.
三年, 眞德卒, 爲擧哀. 詔以春秋嗣, 立爲新羅王·加授開府儀同三司·封樂浪郡王.
六年, 百濟高麗·靺鞨率兵侵其北界, 攻陷三十餘城, 春秋遣使上表求救.
顯慶五年, 命左武衛大將軍蘇定方熊津道大總管, 統水陸十萬. 仍令春秋嵎夷道行軍總管, 與定方討平百濟, 俘其王扶餘義慈, 獻于闕下. 自是新羅漸有高麗·百濟之地, 其界益大, 西至于海.
龍朔元年, 春秋卒, 詔其子太府卿法敏嗣位, 爲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樂浪郡王·新羅王.
三年, 詔以其國爲雞林州都督府, 授法敏雞林州都督. 法敏開耀元年卒, 其子政明嗣位.
垂拱二年, 政明遣使來朝, 因上表請唐禮一部幷雜文章, 則天令所司寫吉凶要禮, 幷於文館詞林採其詞涉規誡者, 勒成五十卷以賜之.
天授三年, 政明卒, 則天爲之擧哀, 遣使弔祭, 册立其子理洪新羅王, 仍令襲父輔國大將軍, 行豹韜衛大將軍·雞林州都督. 理洪長安二年卒, 則天爲之擧哀, 輟朝二日, 遣立其弟興光新羅王, 仍襲兄將軍·都督之號. 興光本名與太宗同, 先天則天改焉. 先天則天改焉 按先天則天已卒, 此處有誤.
開元十六年, 遣使來獻方物, 又上表請令人就中國學問經敎, 上許之.
二十一年, 渤海靺鞨越海入寇登州. 時興光族人金思蘭先因入朝留京師, 拜爲太僕員外卿, 至是遣歸國發兵以討靺鞨, 仍加授興光爲開府儀同三司·寧海軍使.
二十五年, 興光卒, 詔贈太子太保, 仍遣左贊善大夫邢璹攝鴻臚少卿, 往新羅弔祭, 幷册立其子承慶襲父開府儀同三司·新羅王. 將進發, 上製詩序, 太子以下及百僚咸賦詩以送之. 上謂曰: 「新羅號爲君子之國, 頗知書記, 有類中華. 以卿學術, 善與講論, 故選使充此. 到彼宜闡揚經典, 使知大國儒敎之盛.」 又聞其人多善奕碁, 因令善碁人率府兵曹楊季鷹之副. 等至彼, 大爲蕃人所敬. 其國碁者皆在季鷹之下, 於是厚賂等金寶及藥物等.
天寶二年, 承慶卒, 詔遣贊善大夫魏曜往弔祭之. 册立其弟憲英新羅王, 幷襲其兄官爵.
大曆二年, 憲英卒, 國人立其子乾運爲王, 仍遣其大臣金隱居奉表入朝, 貢方物, 請加册命.
三年, 上遣倉部郞中·兼御史中丞·賜紫金魚袋歸崇敬持節齎册書往弔册之. 以乾運爲開府儀同三司·新羅王, 仍册乾運母爲太妃.
七年, 遣使金標石來賀正, 授衛尉員外少卿, 放還.
八年, 遣使來朝, 幷獻金·銀·牛黃·魚牙紬·朝霞紬等.
九年至十二年, 比歲遣使來朝, 或一歲再至.
建中四年, 乾運卒, 無子, 國人立其上相金良相爲王.
貞元元年, 授良相檢校太尉·都督雞林州刺史·寧海軍使·新羅王. 仍令戶部郞中蓋塤持節册命. 其年, 良相卒, 立上相敬信爲王, 令襲其官爵. 敬信卽從兄弟也.
十四年, 敬信卒, 其子先敬信亡, 國人立敬信嫡孫俊邕爲王.
十六年, 授俊邕開府儀同三司·檢校太尉·新羅王. 令司封郞中·兼御史中丞韋丹持節册命. 鄆州, 聞俊邕卒, 其子重興立, 重興立 「立」字各本原作「無」, 據唐會要卷九五·册府卷九六五改.還.
永貞元年, 詔遣兵部郞中元季方持節册重興爲王.
元和元年十一月, 放宿衛王子金獻忠歸本國, 仍加試祕書監.
三年, 遣使金力奇來朝.
其年七月, 力奇上言: 「貞元十六年, 奉詔册臣故主金俊邕新羅王, 母申氏爲太妃, 妻叔氏爲王妃. 册使韋丹至中路, 知俊邕薨, 其册却迴在中書省. 今臣還國, 伏請授臣以歸.」 敕: 「金俊邕等册, 宜令鴻臚寺於中書省受領, 至寺宣授與金力奇, 令奉歸國. 仍賜其叔彦昇門戟, 令本國準例給.」
四年, 遣使金陸珍等來朝貢.
五年, 王子金憲章來朝貢.
七年, 重興卒, 立其相金彦昇爲王, 遣使金昌南等來告哀.
其年七月, 授彦昇開府儀同三司·檢校太尉·持節大都督雞林州諸軍事, 兼持節充寧海軍使·上柱國·新羅國王, 彦昇貞氏册爲妃, 仍賜其宰相金崇斌等三人戟, 亦令本國準例給. 兼命職方員外郞·攝御史中丞崔廷持節弔祭册立, 以其質子金士信副之.
十一年十一月, 其入朝王子金士信等遇惡風, 飄至楚州鹽城縣界, 南節度使李鄘以聞. 是歲, 新羅飢, 其衆一百七十人求食於浙東.
十五年十一月, 遣使朝貢.
長慶二年十二月, 遣使金柱弼朝貢.
寶曆元年, 其王子金昕來朝.
大和元年四月, 皆遣使朝貢.
五年, 金彦昇卒, 以嗣子金景徽爲開府儀同三司·檢校太尉·使持節大都督雞林州諸軍事, 兼持節充寧海軍使·新羅王, 景徽朴氏爲太妃, 妻朴氏爲妃. 命太子左諭德·兼御史中丞源寂持節弔祭册立.
開成元年, 王子金義琮來謝恩, 兼宿衛.
二年四月, 放還藩, 賜物遣之.
五年四月, 鴻臚寺奏: 鴻臚寺奏 「奏」字各本原無, 據唐會要卷九五補.新羅國告哀, 質子及年滿合歸國學生等共一百五人, 並放還.
會昌元年七月, 敕: 「歸國新羅官·前入新羅宣慰副使·前充兗州都督府司馬·賜緋魚袋金雲卿, 可淄州長史.」

주제분류
정치>외교>수교>나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