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元[封]三年(668), 李勣攻拔扶餘城, 遂與諸軍相會,
0668-99-99L0
乾元[封]三年(668)
, 李勣攻拔扶餘城, 遂與諸軍相會, 時侍御史賈言忠充支度遼東軍糧使, 還, 上問以軍事, 言忠畵其山川地勢, 且言遼東可平之狀. 上問曰:「卿何以知其可平也.」 對曰:「昔主親率六軍, 覆於遼東者, 人事然也. 煬帝無道, 軍政嚴酷, 擧國皆役, 天下離心. 元感一倡, 狼狽而返, 身死國亡, 自取之也. 及先帝親征問罪, 所以不得志者, 高麗未有釁也. 今高麗已失其政, 人心不附, 男生兄弟, 相爲攻擊, 脫身來奔, 爲我鄕導, 彼之情僞, 盡知之矣. 以國家富强, 陛下明聖, 將士盡心, 滅之必矣. 且臣聞高麗秘記云: 不及千年, 當有八十老將來滅之. 自前漢高麗氏, 卽有國土, 及今九百年矣. 李勣年登八十, 亦與其記符同. 又高麗頻歲飢荒, 賣鬻男女, 無故地裂, 狼狐入城, 蚡鼠穴于國門之下. 夷俗信妖, 迭相驚駭, 天意如此, 人事如彼, 臣竊以爲是行不再擧矣.」 上曰:「卿觀遼東諸將孰賢.」 對曰:「李勣先祖舊臣, 聖鑒所悉, 龐同善雖非鬪將, 而持軍嚴整. 薛仁貴勇冠三軍, 威名遠震. 高侃勤儉自處, 忠果有餘. 契苾何力沈毅持重. 統御之才, 雖頗有忌前之癖, 而臨事能斷, 然諸將夙夜小心, 忘身憂國者, 莫逮於李勣.」 上深然其言.

주제분류
정치>군사>전쟁>전투유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