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策略廣東黃遵憲私擬 원주



黃遵憲朝鮮策略    俄羅斯의勢力    , 諸國의緊張    朝鮮의形勢    의聯合    의理由    의形態    의理由    의理由    華盛頓   

地球之上, 有莫大之國焉, 曰俄羅斯, 其幅員之廣, 跨有三洲, 陸軍精兵百餘萬, 海軍巨艦二百餘艘, 顧以立國在北, 天寒地瘠, 故狡然思啓其封疆, 以利社稷, 自先世彼得王以來, 新拓疆土, 旣踰十倍, 至於今王, 更有括四海, 幷呑八荒之心, 其在亞細亞回鶻諸部, 蠶食殆盡, 天下皆知其志之不少, 往往合從以相距, 土耳其一國, 俄久欲竝之, 以合力維持, 俄卒不得逞其志, 方泰西諸大若·若·若·若·若, 皆耽耽虎視, 斷不假尺寸之土以與人, 俄旣不能西略, 乃幡然變計, 欲肆其東封, 十餘年來, 得樺太洲於日本, 得黑龍江之東於中國, 又屯戍圖們江口, 據高屋建瓴之勢, 其經之營之, 不遺餘力者, 欲得志於亞細亞耳,朝鮮一土, 實居亞細亞要衝, 爲形勝之所必爭,朝鮮危則東之勢亟, 俄欲略地, 必自朝鮮始矣, 嗟夫, 俄爲遞狼, 力征經營, 三百餘年, 其始在歐羅巴, 繼在亞細亞, 至於今, 更在東亞細亞, 而朝鮮適承其弊, 然則策朝鮮
<160>

之急務, 莫急於防俄, 防俄之策, 如之何, 曰親中國·結日本·聯美國, 以圖自强而已, 何謂親中國, 東西北, 背俄連界者, 惟中國,中國之地大物博, 據亞洲形勝, 故天下以爲能制俄者莫中國若, 而中國所愛之國, 又莫朝鮮若, 爲我藩屬, 已歷千年,中國綏之以, 懷之以恩, 未嘗有貪其土地人民之心, 此天下之所共信者也, 況我大淸, 龍興東土, 先定朝鮮而後伐明, 二百餘年, 字小以德, 事大以禮, 當康熙·乾隆朝, 無事不以上聞, 已無異內地郡縣, 此非特文字同·政敎同·情誼親睦已也, 抑亦形勢昆連, 拱衛神京, 有如左臂, 休戚相關而患難相共, 其與越南之疏遠, 緬甸之偏僻, 相去固萬萬也, 向者朝鮮有事,中國, 必糜天下之餉, 竭天下之力以爭之, 泰西通例, 兩國爭戰, 局外之國, 中立其間, 不得偏助, 惟屬國則不在此例, 今朝鮮之事中國, 當益加於舊, 務使天下之人曉然於朝鮮, 與我, 誼同一家, 大義已明, 聲援自壯, 俄人, 知其勢之不孤, 而稍存顧忌, 人量其力之不足敵, 而可與連和, 期外釁潛消, 而國本益固矣, 故曰親中國, 何謂結日本, 自中國以外, 最與密邇者,日本而已, 在昔先王, 遣使通聘, 載在盟府, 世世職守, 至於近日, 則有北豺虎同據肩背,日本苟或失地, 八道不能自保,朝鮮有一變故, 九州·四國, 亦恐非日本能有, 故日本朝鮮, 實有輔車相依之勢, 韓·趙·魏合從, 不敢東下, ·相結, 魏不敢南侵, 彼以强隣交迫, 欲聯脣齒之交, 爲朝鮮者自當捐小嫌而圖大計, 修舊好而結外援, 苟使他日者, 兩國之輪舶鐵船, 縱橫於日本海中, 外侮自無由而入, 故曰結日本, 何謂聯美國, 自朝鮮東海而往, 有亞
<161>

加者, 卽合衆國所都也, 其本爲屬, 百年之前, 有華盛頓者, 不願受歐羅巴人苛政, 發奮自雄, 獨立一國, 自是以來, 守先王遺訓, 以禮義立國, 不貪人土地, 不貪人人民, 不强與他人政事, 其與中國, 立約十餘年來, 無纖芥之國, 而與日本往來, 誘之以通商, 勸之以練兵, 助之以改約, 尤天下萬國之所共知者, 蓋其民主之國, 共和爲政, 故不利人有, 而立國之始, 由于政酷虐, 發憤而起, 故常親於亞細亞, 常疏於歐羅巴, 而其人, 實與歐羅巴同種, 其國之强盛, 常與歐羅巴諸大地, 驟於東西兩洋之間, 故常能扶助弱小, 維持公義, 使歐人不能肆其惡, 其國勢遍近大東洋, 其商務獨盛大東洋, 故又願東洋, 各保其國,安居無事, 使其使節不來, 爲朝鮮者, 常當遠泛萬里之重洋, 而與之結好, 而況其迭遣使臣, 旣有以維繫朝鮮乎, 引之爲友邦之國, 可以結援, 可以紓禍, 吾故曰聯美國, 夫曰, 親中國,朝鮮之所者也, 曰結日本,朝鮮之將信將疑者也, 曰聯美國, 則朝鮮之所深疑者也。

의反對論   

疑之者曰,日本, 自平秀吉興無名之師, 蕩搖我邊疆, 凌夷我城郭, 荼毐我人民, 賴明師攻守而後退, 近年日本, 變從西出, 鷹瞬鶚視, 益不可測, 江華之役, 西鄕隆盛志在生釁, 亦因巖倉·大久保諸人, 力爭而後已, 彼其志, 曷嘗須臾忘郢哉, 条結之結, 亦要盟, 不得不從耳, 及與之暱, 是何異閉門而揖盜乎, 曰西鄕之議攻朝鮮也, 二三大臣, 獨排衆議, 執不可, 彼非不欲薦食邊鄙, 以厚自封殖, 顧度德量力, 有所不能, 則不如其已耳,朝鮮立國數千年, 未嘗無人, 未嘗無兵, 無論改
<162>

之, 未必勝, 卽萬一獲勝, 撤兵則復叛, 留兵則無力, 況日本有事,朝鮮·中國, 勢在必爭爾時日本, 遣其使臣 謁李伯相,伯相告以必爭, 又勸徒傷和氣, 毫無利益, 故其謀不行, 원주彼知以日本朝鮮, 旣難操必勝, 況加以中國之助, 左提右挈, 東征西討, 而日本必不支, 故西鄕之說, 卒不得行, 旣不敢行, 又以朝鮮密邇近隣, 存無滋他族, 實逼處此之心, 故汲汲然講信修睦者, 其意欲朝鮮自强而爲海西屛蔽也, 揣時度勢, 爲日本計, 必不能不出於此, 況又今日之日本, 外彊中乾, 野乖隔, 府帑空虛, 自謀之不暇乎, 兵家有言, 知己知彼, 故必知日本所以結朝鮮之故, 無所疑, 然後知朝鮮之結日本, 亦無可疑。
又曰, 繪圖測地, 我險旣失,仁川一港, 乃我帷闥, 容彼往來, 藩籬盡撤, 非志圖人國, 安用測沿海之暗礁, 侵畿輔之要地爲哉, 曰古有禁販賣地圖於他國者, 殺之無赦者, 古有引外國使臣繞道往來, 不使知其我險要者, 今非此之謂矣, 今天下萬國, 互相往來, 近而東, 遠而歐美, 凡沿海暗礁, 皆編爲圖志, 布之天下, 以便航海, 而遠則海濱, 近則國都, 皆有外使, 終年駐箚, 此通例也, 蓋力不足, 雖拒之戶外, 法取越南之邊鄙, 與緬甸之國政, 亦不克自保, 力足以自强, 雖延之臥榻, 之民, 編居彼得,俄都 원주俄之民, 偏居倫敦,京 원주亦無足爲害也, 自强之道, 在實力, 不在虛飾, 況日本, 旣不能謀人, 則俾熟吾道, 乃可以資救援,朝鮮素未知航海, 則自識其險, 亦可以資守護, 從前日本, 因兵庫開港, 使臣駐京, 抵死堅拒, 至於一戰二戰而後, 幡然改圖, 今行之亦十餘年矣, 王公守國烏擊乎此哉。
<163>


草梁館通商   

疑者又曰,朝鮮風氣, 未與外熟, 見彼東人異言異服, 或群聚觀看, 或偶爾詬辱, 惟彼人志在恫愒, 至於管理之官, 亦敢扷刀以殺, 苟和好出於眞誠, 豈漫無約束, 竟肆惡以呈毐哉, 曰日本性情好勝而不讓, 貪利而寡恥, 見小而昧遠, 往往如此, 特如此事, 則往兩國細民猜嫌之未泯, 非彼政府之也, 從前草梁一館, 雖曰通商, 而朝鮮所以困辱而禁制之者, 實無所不備, 彼心懷憤怒, 非伊夕, 加以釜山所居, 類多對馬窮民, 彼輩無賴之徒, 祇求自利, 安知大體, 鬪歐𤨏事, 固非約束之所易及, 觀日本政府於扷刀一事, 撤去山之城, 亦知其志矣, 爲朝鮮者, 但當恪守條約於彼之循理者, 力加保護, 然後於彼之無禮者, 嚴請究辦庶政, 意相孚耦, 俱無猜矣, 苟拘之於薄物細故, 不能捐棄而坐失至計, 非智者之所宜出此也。

의反對論    美國의富    世界의實情   

疑者又曰,日本, 與我壤地相接, 種類相同, 自不言結日本, 吾固信之矣, 若夫歐米諸國, 去我數萬里, 飮食衣服不與我同, 嗜幣不通, 言語不達, 彼亟亟然欲與我結盟者, 非鄙利而何, 彼利則我害而自不言聯美國, 此鄙人之所大惑者也, 之爲國, 分國施政, 而合三十七邦, 爲合衆國, 統以統領, 故得土不加廣隣, 其南邦, 有名檀香山國者, 意求內附, 彼且拒絶, 而其國尙多廣土, 其土多産金銀, 其人善於工商, 爲天下首富之國, 故得土不加富, 其不貪人土地, 不貪人人民, 此天下萬國之所共信者, 而顧與···諸國, 迭來乞盟, 此卽泰西所謂均勢之說也, 今天下萬國, 縱橫搏噬甚於戰國, 而列國星羅棋布, 欲保無事, 必求無甚弱無甚强, 互相維持而後可, 苟有一國
<164>

焉, 行其幷呑則力厚, 力厚則勢强, 勢强則他國亦不克自安歐洲, 一土, 群雄角立, 彼我之耽耽虎視者, 旣無間可乘, 故天下知其志必將東向, 東必自朝鮮視俄, 苟有朝鮮, 則亞細亞全勢, 在其掌握, 惟所欲, 而挾亞細亞全局之勢, 反而攻歐羅巴, 勢殆不可敵, 泰西公, 無得剪滅人國, 然苟非條約之國, 有事不得與聞, 此泰西諸國, 所以欲與朝鮮結盟也, 欲與朝鮮結盟者, 欲取俄國一人欲佔之勢, 與天下互均而維持之也, 保朝鮮, 卽所以自保也, 此非獨爲然, ···, 以朝鮮地瘠, 必賴戰攻取, 迭有創傷以劫盟約, 尙非其所願, 惟美國, 自以爲信義所著, 久爲中東兩國所信服, 欲以玉帛, 不以兵車, 故其來獨先, 然則美國之來, 非特無害我之心, 且有利我之心, 彼以利我之心來, 反疑爲圖利, 疑爲害我, 是不達時務之說也。

諸大國의誅求   

又曰,朝鮮國小民貧, 而與諸大國結盟, 誅求無厭, 供億無度,藝不將疲於奔命乎, 風俗旣殊, 禮節亦異, 接之非其道, 不將疑而滋釁乎, 曰古所謂, 犧牲玉帛, 陳於境上, 以待强國, 以庇吾民者, 古人以小事大之禮也, 而今則無是, 今之小國, 若比利時·若瑞士·若荷蘭國, 皆自立, 未聞諸大國, 督責之苛求之也, 卽使臣聘問, 領事駐箚, 資糧厞屨, 皆彼自供, 初到不過一朝見, 終歲不過一宴饗, 擧凡郊勞贈賄, 皆無有也, 安有旣無所供, 安有疲應, 至於儀文之末, 酬應之細, 彼亦有人情, 但知我無輕漫鄙夷之心, 彼尙有何督過, 況朝鮮貧瘠, 無所利於通商, 彼今者但欲締盟而已, 尙未必遣使臣設領事乎, 而又奚疑焉。
<165>


天主敎의橫行    耶蘇敎·天主敎   

又曰, 傳敎之士, 煽誘小民, 干預國政, 稍稍以法裁抑, 則動啓鬨爭, 或激事變, 旣與結約, 應許傳敎, 後患安有窮乎, 曰天主敎之橫天下所共知, 顧其敢於橫行者, 恃法蘭西左袒之耳, 自法敗於普, 撤歸護衛敎主之兵, 意大利遽以偏師, 取羅馬, 逐其敎主, 敎主失所依倚, 勢遂驟弱, 至於近日, 法亦屢抑敎主, 國勢變而敎門益衰矣, 但於立約之始, 聲明傳敎之士, 須遵國法, 若有違犯, 與齊民同罪, 彼敎士不得肆志, 則吾民不至滋事, 至於美國所行, 乃耶蘇敎與天主敎, 根源雖同, 黨派各異, 揂吾敎之有朱·陸也, 耶蘇宗旨向不干預政事, 其人亦多純良,中國自通商來, 戕殺敎士之案層見疊出, 無一耶蘇敎者, 亦可證其不爲患也, 彼敎之, 亦在勸人爲善, 顧吾中土周孔之道, 勝之何啻萬萬,朝鮮服習吾敎, 漸摩旣深, 卽有不肖之道從之, 萬不至下喬木而入幽谷, 然則令其傳敎亦復何害, 斯又不必疑也。

禮義의美國    亞細亞의福利    使節의交換과通商    技術의學習    中國의通商    鴉片煙    國際物産    朝鮮의開發    施設의改良   

疑之者又曰, 誠如子言, 天下有疏歐親亞, 素稱禮義之美國, 聯以爲交, 未嘗不可, 顧···從以效尤, 接踵而至, 則若之何, 曰苟欲防俄, 正利··諸國之結爲盟約, 互相牽制耳, 且朝鮮, 卽不利諸國之來, 能終禁其不來乎, 今地球之上, 無論大小國, 以千數, 無一國能閉關絶人者,朝鮮一國, 今日鎖港, 明日又開, 明日鎖港, 後日必開, 萬不能閉關自守也必矣, 萬一不幸俄師一來, 力不能敵, 則誠恐國非己有, ···不顧俄人之專有其土, 則群起而爭, 潰壞決裂, 殆不可收拾, 前此有波蘭一國, 俄··澳取而收分之, 去年土耳其之役, 俄師未撤, 諸國交起, 亦
<166>

割分邊地, 與澳·與·與而後已,朝鮮苟爲之續, 非吾之所忍言也, 卽曰, 使先王先公之靈, 群神群祀之福, 天祚朝鮮, 必無此事, 而···迭遣兵船, 要劫盟約, 不戰則不勝其擾, 戰而不勝, 則如緬甸受制於·安南之受制於, 亦事常有, 幸不至此, 則結一不公不平之條約, 百端要求, 百端剝削, 非經歷十餘年, 兵强國富, 不能更改, 亦不知何以爲國, 正爲防俄之倂呑, 憚···之要挾, 聯美國乃不得不亟亟哉, 誠使趁美國使者之來, 而議一公平之條約, 則一例泰西之友邦, 卽可援萬國之公法, 旣不容一人之專噬, 又可爲諸國之先導, 爲朝鮮造福, 卽爲亞細亞造福, 此之不爲尙疑乎哉, 群疑旣釋, 國是一定, 於親中國則稍變舊章, 於結日本則亟修條規, 於聯美國, 急締善約, 而卽奏請, 陪臣常奏,北京又遣使居東京, 或遣使往華盛頓, 以通信息, 而卽奏請, 推廣鳳皇廳貿易, 令華商乘船來釜山·元山津·仁川港各口通商, 以防日本商人之隴斷, 又令國民來長崎·橫濱, 以習懋遷, 而卽奏請海陸諸軍, 襲用中國龍旗, 爲全國徽幟, 又遣學生往京師同文館, 習西語, 往直隷, 淮軍習兵, 往上海製造局, 學造器, 往福州船政局, 學造船, 凡日本之船廠·炮局·軍營, 皆可往學, 凡西人之天文等法·化學·鑛學·地學, 皆可往學, 或以釜山等處, 開學校, 延西人敎習, 以廣修武備, 誠如是,朝鮮自强之基基此矣, 蓋於無事時, 結公平條約, 一利也, 中東兩國, 與泰西所締結約條, 皆非萬國公例, 其侵我自主之權, 奪我自然之利, 鏬損過多, 此固由來諳外情形, 抑亦威逼勢劫, 使之然也, 今朝鮮, 趁無事之時, 與外人交結, 彼自不能多所要挾
<167>

卽曰, 歐亞兩土, 風俗不同, 法律不同, 難遽令外來商人, 歸地方管轄, 然第與聲明, 歸領事官暫管隨時由我酌改, 又立定領事權限, 彼無所護符印, 不敢多事, 而其他, 絶毒藥輸入之源, 杜敎士蔓延之禍, 皆可妥與商量, 明示限制, 此自强之基也, 於通商亦有利焉, 或亞細亞居天地正帶, 物産甚富,中國自唐以來, 設市舶司, 與外人通商, 所用金錢, 皆從外國輸入, 數百年來, 不可勝數, 至於近日, 金錢稍有添出, 則以食鴉片煙之故也,日本受通商之害, 則以易洋服用洋貨之故也, 苟使不食洋藥, 不用洋貨, 則通商皆有利無害,朝鮮一國, 雖曰貧瘠, 然其地産金銀·産稻麥·産牛皮, 物産固未嘗不饒, 吾稽去歲, 與日本通商之數, 輸入之貨値六十二萬, 輸出之貨値六十八萬, 是歲得七八萬矣, 苟使善爲經營, 稍稍拓克, 於百姓似可得利, 而關稅所入, 又可稍補國用, 此又自强之基也, 於富國亦有利焉,英國三島, 止産煤炭, 法國, 止産葡萄, 秘魯, 止産金銀, 皆以富聞於天下, 他若印度之絲茶, 古巴之糖,日本之綿, 皆古無而今有, 以人力創興之, 竟得大利,朝鮮土尙膏膄, 物亦饒有, 其人又多聽明善工作, 彼極南之奧大利亞, 極北之監察加, 皆從古人跡不到之地, 尙可開闢蓁蕪, 化爲沃壤, 況於朝鮮之素居正帶者乎, 苟使從事於西學, 盡力以務財, 盡力於訓農, 盡力以惠工, 所有者廣植之, 所無者移種之, 將來亦可爲富國, 又況地産金銀, 人所共知, 若得西人開鑛之法, 隨地尋覓, 隨時採堀, 地不愛寶, 民無遊手, 利益更無窮也, 此又自强之基也, 於練兵又有利焉,中國聖人之道, 不尙巧, 誠以自治其國, 但求修文守質, 以期安靜, 不欲以囂凌
<168>

之習, 機械之器, 導民以啓爭, 然但使他人, 不挾其所長, 我亦可守舊而不變, 今强鄰交逼, 日要挾我, 日侮慢我, 同一乘舟, 昔以風帆, 今以火輪, 同一行車, 昔以騾馬, 今以鐵金道, 同一郵遞, 昔以驛傳, 今以電線, 同一兵器, 昔以弓矢, 今以鎗礮, 使兩軍有事, 彼有而我無, 彼精而我粗, 不及交綏, 而勝負利鈍之勢旣判焉,朝鮮旣喜外交風氣日開, 見聞日廣, 旣知甲胃戈矛之不可恃, 帆檣槳櫓之無可用, 則知講修武備, 考求新法, 可以固强圉壯屛藩, 此又自强之基也, 旣可以圖利又可以圖强, 國無寡小, 但使有人, 有財·有兵, 卽足以自立, 彼瑞士·比利時, 犬牙交錯於諸大之中, 尙能爲國, 況以朝鮮之素稱名都, 獨當一面者乎,朝鮮旣能强, 將來歐亞諸大, 必且與之合從以拒俄, 苟其不然, 坐視俄師之長驅, 坐廳他人之爪分瓦解, 而害可勝言哉, 語有之曰, 兩利相衡則取其重, 兩害相衡則取其輕, 況利害相去之甚遠, 而可不早決計乎。

列强의狀況    中國近來의經歷    朝鮮의鎖港    三國聯合案   

嗟乎朝鮮一國, 三面濱海, 古稱天險, 惟西北壤地與我相接, 數千年來, 仰戴聲靈, 傾慕德化, 惟知有中國,中國爲政之體, 極不願疲, 中以事外, 凡在藩服, 惟冀其羈縻勿絶, 服我王靈, 但不敢箕踞向, 卽不願損一兵折一矢以立威, 而朝鮮因是之故, 野上下, 皆修文學守禮義,中國衣冠禮樂, 屢世恪守, 而莫敢失墜, 老子所謂, 雖有舟輿, 無所乘之, 雖有甲兵, 無所陳之, 至老死不相往來, 誠天下一樂國矣, 譬之家有慈父, 其子飽食安居無所事, 此朝鮮之大幸也, 而不幸至於今日, 乃忽有天下莫强之俄羅斯, 與之爲鄰, 而海道四闢, 又無險之可扼, 然猶賴其國, 僻處東
<169>

隅, 民貧土瘠, 故未至如印度之納土與, 如越南之割地與, 如南洋·加喇巴·小呂宋諸國之竝於荷蘭, 幷於西班牙, 彼俄羅斯者, 又立國偏小, 有諸大國, 與之牽制, 未暇東顧, 遂得如天之福, 世世相承, 以至於今日, 至於今, 防俄之策, 其不得不亟亟然竭朝鮮一國之力, 以防俄, 小固不可以敵大, 寡固不可以敵衆, 弱固不可以敵强, 以又幸而有中國, 可以親, 有同受俄患, 力不足制,朝鮮日本, 可以結有, 疏歐親亞, 惡侵人國之美利堅, 可以和斯, 蓋自先世箕子以來, 迨乎今代, 世宗立國, 群后在天之靈, 所呵護而庇佑之, 乃有此一機也, 期所以乘此機者, 其正在今矣, 前此三十年,中國以焚煙故議罷互市, 而一戰於廣東, 二戰於江寧, 今此通商者十九處, 結約者十四國矣, 前此二十年,日本以劫盟故志於攘夷, 而一戰於驅馬關, 二戰於鹿兒島, 今則偏地皆西人, 擧國學西法矣, 當二三十年前東西諸國, 船舶揂槍械揂未精, ··諸國之要求者, 不過通商, 故雖戰而敗, 敗而成和, 雖所締條約, 所傷實多, 而尙無大實, 今則俄人之所大欲, 專在闢土, 其船堅礮利, 又遠勝於前佛國, 近將樺太洲屯兵, 移駐琿春, 又於長崎, 購煤五十萬銀, 運往琿春, 又遣大兵船二十餘號, 派來太平洋。 원주朝鮮鎖港之說仍興, 二三十年前之中國日本相類, 苟不知變計, 恐欲求戰而敗, 敗而和, 不可復得也, 嗟乎嗟乎, 時勢之逼, 危乎其危, 機會之來, 微乎其微, 過此以往, 未知或知, 擧五大部, 或親或疏之族, 咸爲朝鮮危而朝鮮切膚之災, 乃反無聞知, 是何異處堂之燕雀, 遨遊以嬉乎, 惟智慧, 能乘時, 惟君子, 能識微, 惟毫傑, 能安危, 是所望朝鮮之有人, 急起而圖之而已, 急起而圖之, 擧吾策所謂親中國·結
<170>

日本·聯美國案, 力行之, 策之上者也, 躊躇不決, 旣忍而需時, 親中國不過守舊典, 結日本不過行新約, 聯美國不過拯飄風之船, 受叩關之書, 第求不激變, 第求不生釁, 策之下者也, 第虞我詐, 自翦其羽, 丸泥封關, 除閉固拒, 斥爲蠻夷不屑與伍, 迨乎事變之來, 乃始卑屈以求全, 倉皇之失措, 則可謂無策矣,朝鮮立國千數百載, 豈謂無人, 能悉利害, 而顧甘於無策乎, 決計,在國主, 輔謀, 在樞府, 講求時務, 無立異同, 在廷臣, 力破積習, 開道淺識, 在士夫, 發奮興起, 同心合力, 在國民, 得其道則强, 失其道則正, 一輔移間, 而朝鮮之宗社係焉,亞細亞之大局繫焉, 夫忠言逆耳利於行, 良藥苦口, 利於病, 豈故爲危悚之言, 以聳人聽哉, 吾借箸而籌此策, 非吾心所忍, 顧以時勢之所逼, 不得不出於此, 乃不憚强顔以代謀, 攖悠以苦諍, 若夫吾策旣行, 濟之以智勇, 持之以忠信, 隨時而變通, 隨事而因應, 下孚其群黎, 內修其庶政, 斯又環海生靈之慶, 非此策之所能盡者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