신보수교집록新補受敎輯錄

책별 상세검색
전체검색
문자입력기
검색조건
기사제목
문자입력기
기사내용
문자입력기
대상기간
일 ~
자료 범위
상세검색창 닫기

신보수교집록 목록



量田
量田之役, 係是莫大之擧, 都監官及監官, 差定之後, 如有謀避之人, 則竝皆論以全家徙邊之律。本邑居生之人, 移往他處者, 及有田土常常往來之人, 如有可合任事者, 亦皆招集差任。若或厭避, 則一體論罪。
○ 量田尺數, 從遵成冊定式, 以一等磨鍊造作, 兩端烙印, 下送監營, 使之依此, 造作行用。量繩麻索·草索, 沾濕露水, 則交急短縮, 必致地小負多之冤, 以水濕不縮之物, 如竹索·杻索之類, 造作打量。
○ 諸道田畓, 從前累經檢量, 等數高下, 旣已從實, 懸錄於量案中, 此則前後宜無異同。今番改量時, 則量後加起之處, 等數高下, 一從土品施行, 而至於曾前量案所載, 田畓等第, 勿爲陞降。其中或有不得已釐正者, 各邑一從里中公論, 抄報監營, 自監營別爲嫡奸, 詳知其實狀然後, 始許改正, 而同改正庫員·字號·等第, 成冊一件, 亦爲上送本曹, 以前頭摘奸時, 憑考之地。土豪輩, 如有寅緣冒僞, 有所現露, 則都監官以下及佃夫, 竝繩以全家之律, 該邑守令, 亦爲從重論罪。依大明律制違, 杖一百。
各邑守令, 不思盡職, 等數陞降之際, 不以土品實狀, 務從輕歇, 苟爲要譽之計, 摘奸時, 如或現露, 則依先朝受敎, 拿鞫定罪。依受敎, 係干量田, 勿揀赦前, 罷職, 經五年乃敍。
○ 堤堰尺量, 從舊例, 用布帛尺, 正案中, 自南距北幾尺, 自東距西幾尺, 周回幾尺, 入錄於第次之中, 而不用結數排字。尺數內冒耕田畓, 勿論新·舊, 依法典, 一切還陳, 冒耕者, 如律科罪。冒耕者, 依堤堰事目, 全家徙邊。
○ 各里中乼使令·指示人供饋, 而如有責辦酒肉, 濫觴侵民者, 自本官這這摘發, 報監司嚴刑, 如或現發於監司摘奸之時, 竝守令申聞論罪。依大明律制違, 杖一百。
○ 打量時, 監官等, 以起爲陳, 以陳爲起, 田形失實, 循私落漏, 用意妄冒者, 每一負, 杖一十, 至一百而止, 通計滿一結者, 全家徙邊, 佃夫之符同用奸者, 亦爲一體定罪。
○ 在前事目內, 量田使, 守令, 通訓以下自斷, 通政以上申聞, 都監官以下犯罪者, 刑推, 應爲全家徙邊者, 爲先家口推刷, 西北極邊遠配後, 申聞。都監官中, 應爲刑推者, 若是前朝官, 則別爲申聞請罪, 各其監司, 依此擧行。
○ 陳田, 竝皆懸錄主名, 無主處, 亦以無主懸錄。量後, 願爲起耕者, 呈本曹, 受立案然後, 依法永作己物, 無文籍僞稱己物, 欲爲懸主於量案, 査覈現露, 則論以冒占之罪, 全家徙邊。
○ 結負欺隱之弊, 多出於土豪, 而畏其全家之律, 例以奴名爲佃夫, 而量田時, 主戶知情欺隱者, 則各其主戶, 勿論朝官, 斷以全家之律。
○ 量田中, 土品高下, 繩尺伸縮, 最是大段緊要之節, 而土豪富輩, 行賂用奸, 品好之地, 務從輕歇, 賤民無勢之類, 以其不得行賂之故, 雖是瘠薄之田, 執負過多, 民怨之朋興, 專由於此。此一款, 嚴加糾察, 隨其現發, 重則守令馳達勘罪, 依大明律制違, 杖一百。輕則都監官以下, 竝其田主, 刑推嚴懲。
○ 田畓之宛然全庫, 用意落漏於田案者, 勿論負之多少, 任使與佃夫, 竝刑推後, 全家徙邊, 田畓仍爲屬公。
○ 各邑成冊末端, 必書解負人姓名, 更加叩算, 果有差錯, 勿論用情·無情, 一依事目內量田監官落漏妄冒者例, 每一負, 杖一十, 至杖一百而止, 通計滿一結者, 用全家徙邊之律。康熙丁酉量田事目。
항목 상세보기
○ 改量時, 久遠田畓之訟卽決者, 趁卽處決, 定其主客, 從實懸量, 而有未及詳査, 難處於遽決者, 姑以時執懸量, 而從容査辨, 果有本主, 則勿以量名爲抱, 卽爲推給。如有不干之人, 乘其本主在遠, 暗錄己名於他田畓, 以爲日後橫占之計者, 全家徙邊。
항목 상세보기
馬位田, 一體行量, 而執折, 則勿許變改, 以時執載案。康熙庚子承傳。
항목 상세보기
○ 均田定界時, 各邑書員輩, 摧剝殘民, 多數聚斂者, 以隱結之律勘之。康熙乙亥承傳。依受敎, 全家徙邊。
항목 상세보기
맨 위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