증보전록통고增補典錄通考

책별 상세검색
전체검색
문자입력기
검색조건
기사제목
문자입력기
기사내용
문자입력기
대상기간
일 ~
자료 범위
상세검색창 닫기

증보전록통고 목록



新補受敎 自己婢妾子, 受敎, 則四寸, 雖不可使喚, 至五寸, 可以使喚。而若以情理言之, 則五寸, 有服之親, 不當相爲奴·主。此後, 婢妾所生之不屬於補充隊而現發者, 定爲公賤, 勿爲本主奴婢康熙丁卯承傳。。○上典族屬及不干人之非理橫侵者, 嚴刑定配, 朝官, 則驅逐, 而啓聞論罪朝官, 則依大明律制違, 杖一百。○康熙辛巳承傳。。○私奴婢隱漏明白, 則自官推出以給。貢膳, 則雖有累年未收, 只捧兩年貢膳, 而奴則每年二疋, 婢則一疋半, 定式外濫捧者, 從重科罪依大明律恐嚇取財, 准竊盜, 免刺, 次次加等, 罪止杖一百流三千里。。○推給其不當推之奴婢及不推給其當推奴婢之守令, 亦爲別樣論罪守令論罪, 則依大明律制違, 杖一百。○康熙癸未承傳。流例奴婢役價, 依此徵給。。○北道推奴, 使之初勿入往本道, 則嚴飭列邑, 以推奴入來, 隨其所到, 卽定官使交付, 次次還送, 到付考還, 一切禁斷。守令·察訪之不爲奉行, 容隱推奴客者, 隨現啓聞請罪。謀避良役者, 賤籍存削之際, 亦難保其全然無弊。以三代良役, 不計還賤, 事在六十年例, 勿許聽理之法。奴婢轉賣者, 隨其現發, 嚴刑定配, 被賣之賤, 則直爲從良雍正甲辰承傳。。○北路私奴婢, 其上典不得來推, 亦不得買賣·收貢者, 蓋出於實邊之意。不爲呈官, 私自侵虐者, 各別嚴査驅逐, 而守令, 若不精査, 道臣, 一一啓罷朝官, 則依大明律制違, 杖一百。○雍正乙巳承傳。。○北路人, 招引京奴婢者, 不待時境上梟示。幼稚不知其父母及本主者, 屬公, 及招引現發後, 以歇價買來, 圖免其罪者, 亦用梟示之律。其婢子, 屬公於各堡。京中人, 與北路人符同, 招引以給者, 亦爲隨現同律。掌隷院書吏, 符同京外人, 僞成文記, 官斜以給者, 論以極律雍正庚戌承傳。。○京外士大夫之入往北關, 如有侵徵貢膳, 違法放賣者, 令道臣及評事, 嚴加防察, 而上典之法外侵虐者, 囚禁治罪依大明律應爲, 杖八十。。○北道推奴之類, 必先呈官, 守令親査文書, 知其當推之奴婢, 然後始爲推給, 而依定式, 以六金四金贖良。膳物, 一切革罷, 只以數斗糧資備給, 不爲呈官, 私自侵虐者, 各別嚴飭驅逐。守令, 若不精査, 致有稱上典者繼起之弊, 道臣, 一一啓罷雍正乙卯承傳。。○大典賤妾子女條註, 自己婢·妻婢所生外, 皆贖身, 據此, 則自己婢妾所生, 無可贖之處, 乃是胎生良人。而嘉靖甲寅受敎, 骨肉相殘, 不得使喚之法, 本不載法典, 凡決訟之際, 每爲屬公, 甚爲未便。然同生·四寸相爲使喚, 姑防人倫, 其身尙在賤籍, 則不可以同生·四寸之不能使喚, 遽爲免賤爲良。但於經濟六典續集曰, 祖父婢妾産, 不可專以奴婢例役使云, 同生·四寸, 雖不可使喚, 至於五六寸, 則親屬漸遠, 使喚固無不可, 依放役奴婢例, 自五寸役使, 似爲便當。據此, 則祖父婢妾産, 未得爲良人, 而可以待其屬疏, 而復使喚也。唯此二文, 相爲牴牾, 故無知小民, 爭訟紛紜, 而決之者, 亦或主大典, 或主受敎, 無復定法。頃年, 朝廷知有此弊, 頗加變通, 而又以不得補充隊, 則許其族屬使喚, 爲斷, 故此法終不明白, 而訟端猶未止息矣。夫大典所載, 文簡而意該, 無可疑者, 而受敎之辭, 誠有不可深曉者, 祖父婢妾産, 脫胎之日, 便是良人, 焉有所謂尙在賤籍者。而但依放役例, 不使喚, 至其子孫, 則復可謂奴婢耶。嫡·庶雖有貴賤, 均是血屬, 後嗣雖頗疏遠, 猶有服祭, 奴·主之名, 何得以復容於其間乎。至於補充隊, 則別是一法, 其有不屬補充隊, 則自有當施之律, 雖誅之可也, 流之可也, 烏可以使人, 奴其親屬, 以壞亂生民之大倫哉。伏願, 更令廟堂, 詳加商確, 深明大典之本意, 以息無窮之訟端定齋筵奏。
맨 위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