추관지秋官志

책별 상세검색
전체검색
문자입력기
검색조건
기사제목
문자입력기
기사내용
문자입력기
대상기간
일 ~
자료 범위
상세검색창 닫기

추관지 목록



重補 今上六年, 信川金夢得刃刺其妹大隱阿只, 卽時致死, 實因被刺。夢得子觀一上言內, 矣父夢得只有三娚妹, 時未議婚, 同里金福同來言, 吾子先伊已奸汝妹云。矣姑母年當十七, 聞此言, 潛飮鹽水, 以刀自刎而死, 則捉囚先伊矣。以矣父同生夢弼及四寸可麻貴年才八九歲兒爲證, 而先伊定配, 矣父嚴囚, 特令放釋云。令本道行査, 道啓, 可麻貴夢弼之證告丁寧, 則同氣之間, 下手兇獰, 仍前同推云。曹回啓判付內, 蓋此獄事, 旣關倫理, 且係年久, 當初秋官之出意見行關, 不無所據, 而今觀道臣査啓及卿曹覆奏, 雖未能打破疑端, 亦可謂覰得奸狀。其在敦風懲惡之道, 待用刑, 各別嚴訊, 期於得情事, 分付道臣。甲辰, 本曹議啓, 參議李獻慶以爲, 手刃同氣, 如屠牛羊, 決非愚蠢怯夫之所能, 而夢得在其時, 纔過卄歲, 必不免穉弱, 豈或賦性之猛暴, 不係年歲之多小, 則自前村里之間, 必以悍惡得名。此不可不詳細廉探, 而夢弼及可麻貴, 一則親弟, 一則從弟, 而俱在幼年。以弟證兄, 以致成獄, 而十歲小兒, 卒見危怖, 驚愕之變, 必當啼哭駭散, 何以旁立諦視, 指的明言乎? 更令嚴査云。判付內, 良家未笄之女, 忽遭强暴之汚, 或被暗䵢之誣, 則玷辱家門, 羞愧憤痛, 父母之逼殺者, 有之, 處子之自殞者, 有之, 而不仰藥·不投繯, 而手尺寸之刃, 一刺再刺, 必殊乃已。如金女之烈者, 槪未之見焉。此獄疑端, 不一而足, 而要之曰, 不可必信其自刺也, 又不可勒歸之被刺也。食氣嗓傷處, 深闊爲五寸許, 起手·收手, 顯有旣割, 又割之跡, 決非荏弱女子之所忍爲, 此所以不可必信其自刺也。金女同室之人, 不過其父母兄弟也, 室女之潛奸隣人, 雖爲父母之深羞, 而天顯之親, 白晝剚刃, 又是人情之所必無, 此所以不可勒歸之被刺也。今此金夢得之斷以爲元犯者, 特因夢弼及可麻貴之一言, 而其言太不了了。如所謂一手執頭, 一手執鎌, 先割左, 又割右者, 類非八九歲穉蒙之所目擊而口傳者。設令其言皆實, 鑿鑿可據, 一則夢得之親弟也, 一則夢得之從弟也, 以親弟從弟而證親兄從兄者, 在渠爲傷倫, 在法爲違格。殺人償命之法, 不但刑期無刑·扶植風敎之意, 兼行於其中, 而一朝取招於不當招之兒, 以證其不當證之案, 則其於傷獄體, 而關後弊, 果何如也。前後本道査啓, 該曹覆奏, 隱情違端, 毛擧無遺, 而所可疑者, 細故也, 所可惜者, 大體也。假使夢得眞有可疑, 不過依俙髣髴而已, 況除却兩兒之招, 則元無一毫之疑。方當審理之日, 朝家處分, 當觀大體, 罪人之幸逭, 其失細, 法典之違越, 其失大。夢得放送, 以示朝家重獄體·敦風化之意。仍自本曹, 行關諸道, 凡於檢驗同推時, 無得法外取招事, 一體申明嚴飭。
맨 위로